“开心纸”致幻剂多地有售未列入中国毒品名录

晨报记者 杨育才

两年前,16岁的澳大利亚男孩普雷斯顿在一次聚会中坠楼身亡,警方发现他在聚会中服用了一种致幻剂,这种致幻剂产自中国安徽。

今年夏天,在澳大利亚9Jumpin电视台《60分钟》制片人的帮助下,普雷斯顿的父亲布里奇以黑帮买家的身份暗访合肥的致幻剂供应商。9月13日,暗访的视频《Undercover-in-China(卧底中国)》在该电视台播出,掀起轩然大波。

一种名为“25i-NBOMe”的致幻剂在暗访中浮出水面。晨报记者昨天采访化工专家表示,这种致幻剂目前尚未列入我国易制毒化学品名录,其购买无需备案审批。专家还表示,国家有关部门应尽快更新管制名录,防止新型毒品泛滥。

失子后立志反毒

如果没有在2年多前痛失爱子,50岁的罗德·布里奇今天仍然会安静地当一个餐馆老板。16岁的儿子普雷斯顿的突然离世,改变了布里奇的生活轨迹。

2013年2月,普雷斯顿在新学校的一次聚会上服用了网购的合成致幻剂,产生幻觉,他觉得自己能够飞起来,不料却坠楼身亡。

渐渐走出失去爱子的悲痛之后,布里奇觉得要为死去的儿子做点什么,他希望普雷斯顿的悲剧不要在澳大利亚青少年中重演。《Undercover-in- China(卧底中国)》节目里提到,类似普雷斯顿服用的新型合成毒品,在澳洲有着广泛的地下交易网络,境内外的供应商通过网络售卖,消费者多为20岁上 下的年轻人。

在两位好友的帮助下,布里奇成立了一个名叫“Side-effect”(副作用)的公益组织。在该组织的官网上,布里奇讲述了儿 子普雷斯顿的悲剧,并以此警告所有青年远离新型合成毒品。布里奇说,“Side-effect”创办的初衷,是要用教育普及的方式告诉想要尝试致幻剂的年 轻人,那些花花绿绿的药丸具有相当巨大的潜在危险性。“或许一颗,只要一颗,就能要人性命。”

化身黑帮老大卧底合肥

仅仅通过网站宣传还不够,布里奇还希望能够调查出这些致幻剂的交易链条。

在普雷斯顿去世两周之后,负责调查的警方发现残余药丸上的印花上,印着其原材料来自中国。这一发现,让布里奇产生了前往中国调查的想法。

今年3月开始,布里奇开始了卧底调查的前期准备工作。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普雷斯顿服用的致幻剂中,含有一种名为“25I-NBOMe”的化学品。布里奇在网上检索这种化学品,发现大部分的供应商都在中国。

通过网络搜索25I-NBOMe,布里奇找到了位于安徽、湖北以及上海的三家供应商。他假借买药的名义联系上其中一家英文名为Os-ter Pharmaceuticals的供应商,并通过电邮或视频聊天保持联系。

8月10日,布里奇以黑帮老大采购商的身份抵达合肥,和他一起前往合肥的,还有《60分钟》节目组成员。节目组在布里奇的眼镜上安装了针孔摄像仪,将商谈合交易过程全部拍摄了下来。

《Undercover-in-China(卧底中国)》节目播出了部分暗访的画面。画面中,合肥一个卖家将布里奇接到一个居民楼内。卖家随后告诉布里 奇,他们可以提供25I-NBOMe、3-CMC、4-CMC以及a-PVP等化学品,并给出了报价,比如25I-NBOMe每公斤6300美元,a- PVP每公斤1100美元。

节目称,这些化学品都是属于新型合成毒品,或者是新型毒品的主要成分。其中a-PVP是一种被称为“浴盐”的新型毒品的重要成分,美国2012年出现的一个“食人魔”,就是因为服用了“浴盐”。

视频中还显示,卖家甚至让布里奇自己尝试一下那些新型毒品,以证明其效果。

更令布里奇震惊的是,卖家称其中一种可以保证超过200公斤的货量,他们每月要向澳大利亚运送大约100公斤的致幻剂。卖家还保证能将这些化学品顺利邮寄进入澳大利亚境内,“我们很清楚海关是怎样运作的,不必担心,向澳大利亚运货我们很有经验。”

供应商:有售但限量

昨天下午,晨报记者通过一家化工交易网检索发现,该网上至少有10家25I-NBOMe的供应商,供应信息显示,他们提供的25I-NBOMe纯度为96%到99%不等,包装规格则从5克到5公斤不等。

记者联系上一家上海生物科技公司的销售主管。该主管告诉记者说,25I-NBOMe是一种用于研制医药的高纯度试剂,他们只向正规的科研院所提供,个人 身份无法购买,而且出售的数量一般都是以克甚至毫克计量,“一克都要八九万元人民币,多了我们提供不了,客户也买不起啊。”

这一价格,远远高于布里奇暗访到的每公斤6300美元。对此,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销售主管说,一些地下销售的25I-NBOMe,纯度和正规厂家生产的差别很大,因此价格也有天壤之别。

那么,25I-NBOMe是否真的是新型毒品类的致幻剂呢?对此,这位销售主管透露,我国有《麻醉药品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还有《易制毒化学品名录》,两份名单都不包括25I-NBOMe。“也就是说,这种化学品的交易目前还不受和毒品有关的特殊管制。”

在 《Undercover-in-China (卧底中国)》节目中,合肥的卖家曾透露,可以突破海关的检查将大量的致幻剂运进澳大利亚。对于这一 明显的违规做法,当地警方是否有所行动呢?昨天下午,记者致电合肥市公安局宣传科,该科室一名警官回复说,该节目透露的内容涉及外事,因此需要和外事办以 及安徽省公安厅询问后才能给以答复。

化学专家:毒品名录需“与时俱进”

晨报记者昨天晚上在中国食药监总局官网查 询后发现,《麻醉药品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的确不包含25I-NBOMe;在国务院颁布的《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中,同样没有25I-NBOMe的名 字。这意味着该种合成致幻剂在我国并不能被定义为违禁毒品。尽管如此,布里奇也呼吁说,希望中国不要再生产销售这类化学品。

在布里奇所在的澳 大利亚,各州对待25I-NBOMe的态度也不同,部分州的法律明确禁止,但其他州则允许在市场公开销售。在《Undercover-in- China(卧底中国)》节目的最后,采访了澳大利亚主管缉毒的官员,该官员承认,和海洛因、可卡因等传统毒品相比,新型毒品非常难以监管。“种类太多 了,挥发性又低,只接受过传统毒品训练的缉毒犬,很难把他们从包裹中找出来。”

在世界上其他大多数国家,25I-NBOMe也没有被列为毒品。但是在以色列、俄罗斯等国,25I-N BOMe被明令禁止。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1月22日发布的药物依赖性专家委员会咨询报告中,也建议将25I-NBOMe等物质实行国际管制。

昨天下午,晨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天津市一位化工试剂专家宋先生。宋先生透露,类似这样的新型毒品,近年来层出不穷。“和那些以罂粟等为原料的传统毒品不 同,这些新型毒品完全可以在实验室就能合成生产出来,而且稍微加入些新的化学结构,就可以绕过法律的障碍,比如麻黄素被列入了易制毒化学品名录,但是一些 不法分子就对麻黄素稍作加工,比方做成‘甲基—麻黄素’,效果和麻黄素近似,但这样就不再受法律的管制。”

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 陆林表示,25I-NBOMe 属于易制毒化学品,应该被纳入管制化学品的管理范围。“由于是新型毒品,国家药监局的毒品名录会出现延迟。这种使人兴奋 的化学合成物出来后,只有给人试验发现产生幻觉后,国家才能开会研究决定列入管制目录,因此会有滞后。”

关键词:25I-NBOMe 

该化学品俗称“开心纸”,属于高浓度迷幻剂,吸食后可产生幻觉,并引致发抖、恶心、失眠和妄想。通常以吸墨纸或者粉状形式吸食,由于浓度极高,吸食过量十分危险。

25I-NBOM的学名叫“碘代N-乙胺”,2003年由一名德国化学家合成。美国化学会的CAS 编号为1043868-97-8,这是一种新型合成的致幻剂,属于易制毒化学品。

今年6月,香港媒体曾报道,特区政府已计划把“NBOMe化合物”及“合成大麻素”这两种新型毒品一起纳入《危险药物条例》的附表,以推动打击毒品的工作。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王杰被捕,魔鬼能否露真面目

王杰9年下来从全国爱心人士那里收了700多万元,有多少用于资助贫困学子(严格说是“贫困女学子”)?又有多少是用在了其他“关节”上?要查清这点,其实不难。关键是看当地有关方面愿不愿意查了。


国企改革的终极版是全民瓜分

高管慷国家之慨,饱自己之私囊,国企已经成为高管们权力套现和腐败寻租的大温床。再不下狠心治理,国企赚再多钱也不够内部分赃,跟国家无关,与全民无关,那是国企内部少数有权者的金库,是他们的金钱帝国。


首富李嘉诚,你往哪儿跑?

别担心,李嘉诚们,不会跑。他们只是现实的逐利者,跟他们谈道德有时真是隔了一道。不过,中国毕竟还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消费市场,只是现在爬坡过坎,总有阵痛。关心李嘉诚们跑不跑,还不如低下头来仔细看看我们出了哪些问题,怎么深化改革。


抗战雷剧为何走不下神坛?

抗战剧是政治绝对正确的电视剧,总局必然是提倡和鼓励的,甚至要在特别的时段予以特别的支持。同时从市场化的角度考虑,领导们并不像专家或媒体一样要求死守历史细节,而是鼓励一定程度的浪漫主义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