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促会官员截留159万公款外逃 妻儿事前已出国

红色通缉令中,蒋雷是为数不多的社团组织涉贪人员。据通缉令内容显示,蒋雷1956年2月出生于吉林长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贸促会汽车分会会长,因涉嫌贪污,被西城区检察院立案。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蒋雷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将上海国际展览有限公司付给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159万公款截留据为己有,后逃至新西兰。

截留159万公款逃至新西兰

新京报记者获悉,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贸促会汽车分会会长蒋雷利用职务之便将上海国际展览有限公司付给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159万公款截留据为己有,后逃至新西兰。

蒋雷的出逃从一系列缺席活动开始。2007年4月15日至16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在京召开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及常务理事会议。15日上午,蒋雷短暂现身会场,此后两天,他再未出现。

除此之外,蒋雷还缺席多项活动。同年4月18日,河北凌云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召开新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作为独立董事之一的蒋雷缺席。4月21日上午,蒋雷缺席中国汽车品牌自主创新高峰论坛。当晚,他亦未出席上海车展开幕式。

对于蒋雷缺席的原因,有关人员多解释为“个人身体原因”。据媒体当时报道称,汽车工业协会曾召开内部会议,宣布“蒋雷在国外”。

妻儿在蒋雷外逃前已出国

曾多次见过蒋雷的一汽车行业人士称,蒋雷身高180cm左右,国字脸,肤色偏黑,不苟言笑,“总是绷着脸。”

该人士回忆,曾因车展商家展位价格问题与蒋雷起过冲突。据其介绍,国外车展展商一平米收费80美元左右,但国内京沪等地车展一平米收费高达300美元。“我曾公开质疑国内车展价位过高,这引起蒋雷的不悦,”该人士说,此后他曾多次想要参加车展,均被主办方拒之门外,“有主办方直接问我是否得罪了蒋雷,也有的间接问我是否得罪了上面的人。”

在蒋雷曾居住的汽车局河北社区,一邻居与蒋雷的唯一一次交往也不太愉快,“1996年还是1997年,家里客厅新铺地板,有一小块补了点水泥,我就敲了几下,蒋雷就上来,态度很恶劣。他平时也是见到谁都不说话。”

据了解,蒋雷所住的四层单元楼为机械部当年的公房。近日,记者来到该社区发现,不少老住户已搬离,剩下的居民大多表示从未听说过蒋雷。知道蒋雷的两家邻居则称,并不清楚蒋雷家房子目前的产权主体。

据媒体报道,蒋雷妻儿早在蒋雷外逃前已出国。曾住蒋雷家楼上的邻居回忆,1996年、1997年时,偶尔会碰到蒋雷,但从未见过其妻子和孩子,“只见过他老母亲,拄个拐杖,身体很不好的样子。”

记者在蒋雷所在社区居委会获悉,蒋雷户籍属空挂户,蒋雷户籍卡显示其有一女,今年27岁。

出事或与协会办车展有关

不少业内人士分析,蒋雷出事或与汽车行业协会办的车展有绕不开的关系。“中汽协属非盈利机构,但因为车展等活动获得不少收入,这些资金如何使用不得而知。”一位业内人士说。

据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介绍,国内行业协会过去由相关部门管理,后几经更迭,目前按照社团组织运作,自己筹备经费,自负盈亏。“实际上,中汽协这样的行业协会在脱离政府部门成为社会团体之后,仍然延续了标准制定等部分政府管理职能。”陈耀说。

据中汽协官网显示,中汽协成立于1987年,是经民政部批准的社团组织,主要职责有产业调查研究、标准制定、信息服务、咨询业务与项目论坛、会展服务等。

陈耀介绍,一般行业协会经费来源主要有各成员企业缴纳的会费、企业委托研究课题经费、会展等,“中汽协每年展会活动较多,收入来源较其他工业协会也比较多。”

在陈耀看来,社团的性质在于不以盈利为目的,但中汽协的社团、企业两种性质的界限并未厘清:“中汽协每年在各地承办展会,活动量较大,实际上是按照企业或者中介服务结构运转。严格来说,更像是一个企业。”

据媒体报道,蒋雷出逃的当年,上海车展平均支付场地费是每平米1000元到2000元人民币,据组委会统计,2007年上海车展展出规模超过14万平方米。这意味着,仅场租费收入就超过1.4亿元。此外,该届车展的观众人数达50万人次,计算下来,门票收入为3264万元。

“现在有些协会为了创收会搞很多活动,但对这些收入并没有一套规范的监督管理体系。”陈耀直言,目前对行业协会并无监督部门,“作为社团组织的行业协会经民政系统注册,并无专门的主管部门对其财务等进行监督,容易出问题。”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实习生刘冰洋 杨钰莹

(原标题:任职行业协会 截留159万公款)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撤侨的热闹与门道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撤与不撤,如何撤,对有心人而言,都能看出一番“讲究”来。


窦唯背后的北京性格

生活不是走秀,坐趟地铁,喝碗豆汁,也要围一堆人,前恭后倨着——这不闹心吗?地铁,仅仅一个交通工具,并非是贫穷的象征,更不是阶级和阶层的隐喻——那些不过是好事者的猜测罢了……


敬酒被打:原来老外不吃这套

西方人把喝酒吃饭当成一种非常严肃的社交礼仪,特别是在喝酒谈事过程中,是最反感被人打搅了,更别说被素不相识的人三番五次来打搅敬酒,更是勾肩搭背合影留念了。这不仅会被老外们视为一种极大的不尊重。同时,老外们更会把自己的肖像、社交行为当成一种个人的隐私。


国际通缉令让贪官无处遁形

平心而论,无论文化、制度有多大差异,遏制贪腐、政治清明都应成为现代社会基本共识——在地球上,不应该有一寸土地沦为贪官们的“避险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