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贵定给三县直部门颁工作不及格奖

原标题:贵州贵定县给三县直部门颁“工作不及格奖”

没有鲜花和掌声,也没有令人振奋的获奖感言。9月26日,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贵定县县委县政府的会议室迎来了一场特殊的颁奖典礼。贵定县城管局局长王能光一脸愁容地接过县委县政府颁发的“工作不及格奖”。

即使事先提前知道自己获得了“工作不及格奖”,但真正站上领奖台接过奖牌的那一刻,王能光的心里“还是难受得厉害”。整个颁奖礼过程中,王能光一直耷拉着脑袋,腰杆也没能挺直。

今年年初,贵定县委县政府针对县直部门设立“踢皮球奖”、“蜗牛奖”、“水面浮漂奖”和“工作不及格奖”四类问责“奖项”,颁发给那些在工作中不作为、履行行政职能不到位、解决群众关切问题不及时的责任人,剑指懒政、庸政、怠政。

在今年40岁的王能光看来,这块写着“工作不及格奖”的奖牌足够让他工作18年来获得的所有荣誉都蒙上了灰尘。

“当时现场的气氛十分凝重。”王能光回忆起这场没有鲜花和掌声的颁奖礼时连连摇头:“这样的奖拿不得,太丢人!”

“针对县直部门设立问责‘奖项’,我们就是要向庸政懒政亮剑。”贵定县纪委书记陈春彬表示,“只有通过组织内部问责和社会群众监督两种方式相结合,形成强大的威慑力,才能让干部真真正正为老百姓办实事。”

在陈春彬看来,这些问责“奖项”的出台并非一蹴而就。早在2016年1月6日,贵定县委十二届七次全体(扩大)会议上,县委书记莫春开就正式提出了设置四个问责“奖项”的想法。

没过多久,由县委组织部、县纪委和县督查督办考评局共同制定了四种问责“奖项”的评定办法出台,并成立了贵定县“六看六比”工作效能领导小组。

3月28日,县卫计局因为2015年度计生工作党政线、计生线在全州各县(市、区)考核中均排名最后一位,与之前局党组向贵定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所汇报的情况严重不符,典型的工作漂浮、作风不实,县卫计局因此成了全县第一家中“头奖”的单位——“水面浮漂奖”。

时隔半年的9月26日,贵定县再次公布问责“奖项”获奖名单,县城管局、科技局、水务局三个单位上榜。三家单位“获奖”的理由都是在2016年上半年考核综合指标排在黔南州后3位。

王能光将“工作不及格奖”奖牌挂在了单位一楼最显眼的位置。每天只要一上班,所有人都会看见这块奖牌。“鞭策全系统工作人员自我加压,把工作干好。”王能光说。

“既然我们获得了问责‘奖项’,就说明我们在城管工作上确实存在问题,早发现才能早整改。”在王能光心里,更愿意把这块奖牌看作是能给单位带来改革的一次契机。

在2016年最后两个月的工作中,王能光已经做出详细的安排。他将采取县城环境卫生精细化管理的方式,实现定点、定岗、定员,提供优质高效的环境卫生服务;探索在城管执法大队、环卫环保公司之间实现信息共享、相互监督。

“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要时时刻刻保持扎实的工作作风。”在王能光眼中,这才是奖牌最终的意义。


八年村官经历,留给我们什么

大学生村干部,又被称为大学生村官,一个曾经似乎很优雅、很高大上的职位,恰恰被我们这一波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是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大学毕业生用自己或多或少的青葱岁月给诠释得淋漓尽致。


美国大选为什么如此复杂

美国大选的制度,从简单标准来说,它未必足够民主,但从复合标准来说,它是非常民主的一个民主制度,而且适合大规模的国家。它体现了人民的民意,州的州意,更体现了制度设计者的制度之意。


智能时代,政府该给每人发钱?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给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劳动者带来了失业的危险。甚至是一部分初级的医生和律师这样的职业群体,也有可能被机器人取代。机器人大规模扼杀人类工作机会的科技灾难电影会变成现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