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查获千斤问题牛杂 执法遭切电源扔砖头干扰

武汉市江汉区堤外路附近的一条臭水沟旁,搭建着一排违建房,其中一间的房顶每天烟雾缭绕,令人生疑。昨日,接到读者报料后,本报记者暗访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加工牛杂的无证黑作坊,不仅环境恶劣,员工们还在牛杂上随意践踏。

记者将暗访情况通报江汉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该局出动执法人员,现场查封问题牛杂上千斤。查处过程中,有不明身份人员切断电源、往房顶扔砖头,干扰执法。

暗访 作坊环境令人作呕 门口有人负责放哨

昨日,江汉区居民程先生向本报报料,称堤外路附近的一条臭水沟旁,建章搭建着一排瓦房,其中一间每天炊烟袅袅,蒸汽腾腾,有人在里面熬煮着什么东西,门口有人看守,十分可疑。

根据程先生的指引,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现场。刚刚靠近,一名站在门口放哨的妇女大声喝道:“看什么看,还不快走!”记者以租房为由,试图与她交流,但她十分警惕,一连说了好几个“不知道”,挥手让记者走开。

记者在附近蹲守,直到中午时分,该妇女离去,才伺机走进作坊。里面环境恶劣,气味令人作呕,地上各处随意堆着牛头、牛脚、牛肠、牛脑等。靠门处摆放着4个冰柜,里面放着各种生牛杂。墙上布满黑色灰尘,蜘蛛网随处可见。作坊两侧各架着一口大锅,翻滚着黄色的液体。几名男女正在里面忙碌,走动时,直接从牛杂上踩踏。

查处 原料来源尚未查明 部分成品流入市场

昨日下午,记者将暗访情况通报江汉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该局七所相关负责人带领执法人员前往查处。

两男一女当时正在作业。执法人员将中年男子闵某控制,另外一男一女趁机溜走。

据闵某称,该作坊没有办理相关证照,老板姓吴,生牛杂全部来自约一公里外的一家宰牛场。“老板把生牛杂送到这里,我们进行加工后卖掉,有的送到了集贸市场。”

执法人员现场查封了10袋生牛肠,每袋重约70斤,另有数桶半熟牛肠、七八个牛头、40多个牛脚和装在4个冰柜中的生牛杂,总计上千斤。

根据闵某指认,执法人员来到位于硚口区的武汉市琰垅牛肉加工有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蒋某和硚口区动检站工作人员均否认向黑作坊提供牛杂,他们说,闵某口中的吴某曾是该公司法人代表,但两三年前将公司转手卖给了蒋某;该公司对于牛肉、牛杂的管理有着严密的监控流程,只给位于硚口古田的一个批发市场供货,不会零售。

插曲 不明人员干扰执法切断电源房顶扔砖

昨日下午6时许,执法人员请人将查封的问题牛杂搬上车,准备运走,但刚搬了两趟,作坊内的电灯突然熄灭,原来有人从外部切断了电源。

为了方便执法,执法车和本报采访车都开到作坊门口,打开车头灯提供照明。

执法过程中,有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女围观。其中有人说:“我吃过这里的牛杂,挺好吃的啊!”其他人纷纷附和。当执法人员询问他们的身份时,他们均自称是周边居民,过来“看热闹”。

闵某被控制期间,围观者中有人不停向他打手势,让他乘机逃走,被执法人员识破。

6时30分许,作坊屋顶响起“砰”的一声,一块砖头砸破瓦片,砖头、碎瓦掉落下来,幸未伤人。而当记者驾驶采访车离开时,几名男女跟在车后,大声咆哮:“你们拍什么拍,找死啊!”

江汉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七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作坊位置偏僻,且位于江汉区、硚口区接壤地带,不容易被发现。查处黑作坊时,抓到作坊主十分重要,“不然,他们换个地方又可以继续生产。”

对于这个牛杂黑作坊,该负责人表示,将对涉事人员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原标题:黑作坊中查获上千斤问题牛杂)

编辑:SN117


航班起火乘客死里逃生实录

11月10日晚上8点40分左右,南方航空公司CZ3739航班从珠海飞向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在起飞约30分钟后,飞机在高空突发故障。“那个声音都是颤抖的。”广播并未告知飞机的具体故障,但里面的声音让人有些不安。机舱内一位乘客发现左翼的螺旋桨上冒出了烟。


墨西哥高铁撤标后剧情更狗血

作为大选的承诺,高铁项目是执政的革命制度党必须要兑现的;即便是在野党和媒体,也没有说高铁难度太大,劳民伤财不该修,而仅仅是将矛头对准竞标企业的资质和招标时间。国内媒体最近采访了一位接近反对党的权威人士,他干脆表示:“墨西哥非常需要这个项目。”


当APEC遇上双十一

已经节日化的双十一,不仅是要与APEC平分秋色,而是要让狂欢中的人们,忘记原来还有这么一场盛会在召开。这就是商业在政治面前所表现出的不可小觑的力量,这就是马云让政治家们不得不青眼有加的原因。


日本孤独男女如何解决寂寞?

根据日本研究所的报道,在2020年独自生活的日本人将成为社会的正常现象。日本人解决孤独问题有自己的古怪招数,下面是几种日本人试图让人们不再孤独和寂寞的几种做法,看起来有点怪怪的,但还是很有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