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组团向山西“输血” 李小鹏正面临巨大考验

今年,是山西省长李小鹏入晋任职的第7年。从政7年的他,正面临巨大的考验。

8月29日,李小鹏在同“组团”入晋洽谈投资的央企洽谈时说,“当前山西经济总体上延续了去年以来速度放缓、持续下行,经济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发展仍然处在最困难的时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刚过去的这个双休日,山西迎来了个大手笔。国务院国资主任张毅亲自带队,58家央企“组团”入晋洽谈合作,共签约47个合作项目,总投资约1555亿元,拟引资973亿元。

山西日报报道称,这是近年来山西省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一次招商引资活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十八大以来,如此规模、如此规格的招商引资,山西也是31个省区市中的“独一份”。这份来自多家央企的外力,能不能帮助山西经济走出困境呢?

山西经济困难到什么程度?

今年上半年GDP增速全国倒数第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阅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的31个省份上半年GDP数据显示,今年,山西GDP增速目标值是6%,可上半年仅2.7%,比全国7%的经济增速低了4.3个百分点,在全国位列倒数第二,只比垫底的辽宁高出0.1个百分点。

而去年,山西GDP增速仅4.9%,在31个省区市排名倒数第一。

山西的产业形势,特别是支柱产业煤炭行业,更不乐观。

今年上半年,山西一产和三产增长缓慢,二产持续下降。特别是工业增加值自去年9月以来已连续10个月下降,且降幅不断扩大。

来自7月28日《山西日报》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山西省煤炭行业亏损超过40亿元,连续12个月全行业亏损,仅上半年亏损40.6亿元,利润同比减少60.7亿元。

《南方周末》报道,山西的一些地市已把“保工资”放在第一位。吕梁市方山县财政局局长常云录接受采访时说,“今年一开年,我们就把保工资放在第一位了”。

方山县一名经济官员也表示,“如果今年能完成财政任务,那我们能保工资、保机关运转。如果完成不了,能保工资,机关运转可能有问题。”

李小鹏怎么办?

力图改变“一煤独大”格局,作为发展突破口

经济形势如此严峻,省长李小鹏怎么办?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李小鹏的日程表非常忙碌,今年以来不断考察调研,并会见各界人士,为山西“引凤”。

以今年8月为例,李小鹏先后会见了中国船舶重工集团董事长胡问鸣(8月4日)、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8月5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行长祝树民(8月6日)、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8月11日)、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8月13日)、世界华文媒体高层访问团(8月18日)。

8月5日至6日,李小鹏特意到太原市调研,提出要求:奋战三季度,全力抓落实,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奠定扎实基础。

8月22日至24日,李小鹏带队到新疆调研山西对口援疆工作,提出“要虚心学习借鉴新疆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推动改革发展的好经验好做法,不断拓展合作领域,提升合作层次,促进共同发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李小鹏已将改变“一煤独大”格局,作为山西发展经济的突破口。

2014年和今年的山西《政府工作报告》,都写入了“一煤独大”问题。李小鹏提出,山西经济社会发展中长期积累的矛盾仍然突出,发展规模不大,经济结构不优,质量效益不高,特别市“一煤独大”没有改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如何破解“一煤独大”作出了具体部署,清洁煤炭消费、下放涉煤行政审批、推进煤炭资源市场化配置等。

“一煤独大”无疑是山西经济的“病灶”之一。2000年后,山西就一直在推进“煤炭革命”,试图解决这个问题。2007年至2009年还曾推出煤改,七成煤矿收归国有。但煤改后,一些拿到了巨额补偿金的矿老板跟官员勾连,形成了官商错节的生态格局。山西的塌方式腐败,跟“资源大省”的禀赋条件不无关联。

经历了塌方式腐败,目前山西将“净化政治生态,实现弊革风清,重塑山西形象,促进富民强省”作为全省的发展口号。希望在整顿吏治基础上的“煤炭再革命”,能打开山西经济的新局面。

有哪些他山之石?

黄奇帆和“重庆模式”或可以借鉴

放眼全国,经济陷入困境的省份,并非只有李小鹏担任行政长官的山西。

受宏观经济等因素,今年多省经济增长放缓,东三省经济也同样陷入困境。总书记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分别于今年7月、4月,到吉林省调研。在东北三省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李克强直言,“你们的数据的确让我感到\\\’揪心\\\’啊!”

不过,也有的省份GDP数据近年连续“飘红”,譬如,西部内陆省份重庆。

今年上半年,重庆GDP增速达11%,在31个省区市中排名第一,不仅远高于7%的全国平均水平,也超过了自己10%的预定目标。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2010年以来,重庆GDP增速拿了三个第二名(2010年至2012年)、1个第四名(2013年),2个第一名(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

重庆经济为何能实现持续高速增长?破译重庆的经济“密码”,或许可为经济落后地区提供借鉴。

同样在8月29日,58家央企“组团”入晋的同一天,在亚布力论坛上,重庆市长黄奇帆表示:我觉得经济增长快还只是一个次要的目标,重庆经济最有价值的是四种结构状况趋势比较好。

黄奇帆解释说,“四种结构状况”分别指的是:“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齐头并进;企业利润仍保持高增长;三产产值已经大于二产;房地产投资占比下降,只占全国投资的25%。

黄奇帆强调,“如果一个地方基础设施投资中房地产占了百分之七八十,长远看没后劲。税收、就业的持续增长能力是在工商产业、在实体经济,所以重庆未来的工商产业还会继续兴旺。外资投资每年50%以上在工业当中,这个投资结构比较理想。”

简单来说,黄奇帆的上述观点可以理解为,地区经济想长期高速发展,必须有合理的产业结构,有实体经济当后盾,不打“土地财政”这样的快拳。

重庆也的确如此。重庆现在已经形成了几个颇具规模的产业集群。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汽车产业集群、电子产业集群已经占据了重庆经济的半壁河山。

政事儿注意到,重庆现在的产业格局,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早在2000年后,重庆就组建了国资经营平台,其后又筹建了外汇结算离岸中心、上市公司重组办等。

有分析认为,重庆经济高速发展,与黄奇帆个人也有关系,黄奇帆2001年开始担任重庆市副市长,2010年出任重庆市长,他“开创了重庆模式”。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也曾经说过,上海给重庆的一大贡献是送来了一个资本市长黄奇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连战看阅兵,两岸能否再破冰?

两岸关系要深化,从思想上、政治上都要再破冰才行。如今的抗战纪念活动和历史问题正可以视作一块试金石。两岸间经济议题推动了不少,政治和军事议题属于“深水区”,一时难以下手,那么从抗战史寻求深入突破口行不行?


《百团大战》何以成票房黑马

如果单纯以票房数据为依据,《百团大战》必将在华语电影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但看看那些停留在上世纪的叙事语言,看看红头文件里那句“请各影城(院)用一切手段完成或超额完成任务”,再看到同档期几部影片的无奈遭遇,电影工作者和观众都会觉得被羞辱。


中共在抗战中无愧中流砥柱

看看国民党正面战场的22次会战,大多数不都是败仗吗?面对几十万日军进攻,除了台儿庄一仗外,各次会战都以失利告终,经过一年多的战略退却丧失了半壁江山。此时,正是靠中共领导的军队深入敌后战场,以游击战拖住了侵华日军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