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超售致40余旅客滞留 起飞前仍显示有余票

旅客与工作人员交涉旅客与工作人员交涉

晨报记者 宋 杰 邬林桦

买了机票却没有座位无法登机,这不是个案,而是同一航班40多名旅客的遭遇。昨日,东航MU564航班原定9点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北京首都机场,而由于临时调整了机型,座位数减少,突然变成超售50多张机票,最终导致40多名旅客无法及时成行。

虽然这次意外严格来说并非直接因超售引起,而主要是因为机型调换,但超售这种业内“行规”却再次引发议论并遭受质疑。

航班起飞前竟显示有余票

东航值班经理称,因临时调配飞机,工作人员不知道飞机上的座位不相同,也无法联系到每名旅客。据旅客查询,该航班在起飞前竟仍有余票出售,可见信息确实混乱。

拿不到登机牌、上不了飞机的旅客,在现场与东航的工作人员交涉。现场东航一值班经理称,愿意向每名旅客赔偿200元,并要求旅客签署放弃追诉权利的声明。但多数旅客没有签署声明,并且不满200元的赔偿标准。

据介绍,滞留浦东机场的MU564航班旅客,部分被安排至虹桥机场乘坐昨天11时30分飞往北京的航班,也有旅客改变行程,昨天12时从浦东机场飞往天津。这批旅客在滞留机场2个多小时后,已全部成行。

更多疑惑未得到解释

东方航空官方昨日回应,1月21日东航MU564航班因临时调换机型造成旅客溢出,东航积极安排滞留旅客从浦东、虹桥机场换乘航班成行。东航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昨日为40多名旅客都安排了继续行程。

为何更换机型?更换机型为何不及时通知旅客?若无法通知旅客,为何不提前做好应对预案?这些问题东航昨日未给出进一步的官方解释。业内人士分析,无法通知旅客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机票是代理销售,乘客的联系电话航空公司并不掌握。

记者发现,东航官网和携程旅行网均显示,MU564航班使用空客A330-300客机,这是双通道的大型客机,有头等舱、公务舱、经济舱的三舱布局,整架客机最少座位数为228个,最多座位数为420个。东航官网的订座系统显示,东航大约摆放了240个旅客座位。据上海机场的航班信息查询系统显示,MU564航班昨天实际使用了A330-200双通道客机,但是该机型的最少座位数为200个,最多座位数为262个,总体座位数少于A330-300客机。

业内人士表示,按照东航方面所称“临时调配机型”来看,很可能是因为飞机问题。国内航线除京沪、京蓉等热门航线外,一般使用单通道客机,双通道客机用量较少。这次东航执行京沪线的航班临时调换客机,可能是一时找不到同机型客机,而使用了载客量小一些的客机。

如何避免“被超售”

虽然这次事件和一般情况下的超售并不一样,但造成的后果非常相似。事实上,全球航空公司普遍实行机票超售。民航资源网专家李渊表示,超售是为了降低座位虚耗的损失,提高收益,航空公司根据以往的概率,制订出超售策略并予以执行。李渊指出,同样是超售机票,国外的纠纷少于国内。因为国外航空公司具有比较完善的超售保障机制,例如在登机口寻找自愿放弃行程的旅客,并给予较优厚的补偿。

民航人士提醒,由于航空公司超售机票,一般不会提前告知消费者和代理商,对于出行需求比较强烈的旅客,建议通过网上值机先订好座位,并尽早赶到机场换登机牌。因为部分航空公司处理超售情况的原则是:高票价旅客优先于低票价旅客登机;同等级票价的旅客之间,先换登机牌的旅客优先于晚到旅客登机。


法官开房,法庭上能过硬吗?

当然对于这两位视频中的主人公,舆论更多的还是呈现出不能容忍的道德洁癖心理。因为是法官,因为是法官队伍中的官,因为他们的手上握着司法的公正与公平,所以舆论普遍感觉,这是对庄严法槌的亵渎。


官员财产公开不能再拖

人称“龚十亿”,当然不能坐实龚清概就一定拥有十亿家财,但它却从一个侧面说明龚确实相当有钱。报道披露,在申报个人事项的时候,据称龚申报的资产上亿元。


农民工当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他长期在农民工群中吗?他以农民工身份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副主,能代表亿万农民工吗?他了解农民工多少?


老人携黄碟坐火车算多大的事

老人看“黄碟”,和之前媒体报道的“农民工看脱衣舞”一样,并不值得戏谑和嘲笑。这则新闻引发人们思辨的,不仅仅是个法律问题,更不该只是个娱乐话题,它还应该是一个严肃的社会话题。任何人都不是吃饱穿暖就算“幸福”的,还得有丰富的精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