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家央企国企董事长平均53岁 26位超期服役

《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发布之后,哪些企业的改革有望在东风中率先推进?近日,越来越多央企、国企换帅的消息不胫而走,使之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证券日报》记者据同花顺数据不完全统计,同花顺央企国企改革板块项下有305家上市公司,其中256家上市公司披露了董事长的出生年月。数据显示,目前,“六零”后董事长仍唱主角,“七零”后董事长则凤毛麟角。此外,其中一些上市公司亦存在董事长超期服役的现象。

七零后高管“小荷才露尖尖角”

今年以来,包括能源、通信、汽车、航空、煤炭等行业的多家央企国企领导班子均有不同程度的调整。而在这些人事变动中,年龄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据了解,按照相关规定,原则上,央企领导班子成员退休年龄为60岁,根据情况可放宽到63岁。据《证券日报》统计,在256家披露董事长出生年月的上市公司中,董事长的平均年龄为53岁。其中26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年龄在60岁以上(包括60岁),例如江铃汽车董事长王锡高、同方国芯董事长陆志成已超期服役。此外,一些行业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平均年龄高于53岁。如机械设备板块21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汽车行业16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平均年龄为55岁。

根据江铃汽车披露的数据,江铃汽车董事长王锡高生于1950年,近五年主要担任江铃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江铃五十铃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江铃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江铃汽车集团公司董事。王锡高自2004年5月份起任上市公司董事长;而同方国芯董事长陆致成生于1948年,他还担任同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清晶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从出生年月上看,“六零”后为上述256家央企国企董事长的主力,“七零”后董事长则为数不多。数据显示,仅有15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为“七零”后。其中河池化工董事长安楚玉为上述256家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董事长。安楚玉出生于1979年,其先在河池化工实际控制人中国化工集团工作,后于2013年来河池化工担任高管。

此外,在同一行业,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的年龄也有所差距。例如在6家钢铁上市公司中,物产中拓董事长袁仁军属于七零后,而大冶特钢的董事长为五零后,年纪相差十多岁。

这样的现象也出现在了上市公司总经理年龄结构中。据统计,在有数据披露的245家上市公司中,这些总经理的平均年龄为50岁。其中年龄在60岁(包括60岁)以上的总经理有3位,其中江铃汽车总经理陈远清出生于1952家,为年龄最大的总经理。

央企国企高管待遇也不同

央企国企改革中,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激励机制改革也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在央企国企分类中,有112家上市公司公布了董事长的年薪。24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年薪超过了百万元。这也和公司所在的行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例如方正证券董事长何其聪的年薪超过700万元,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的年薪约为531万元,而新华保险董事长康典的年薪也超过了500万元。

也有一些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从上市公司获得的年薪较少。数据显示,有21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获得的年薪低于30万元。例如美尔雅属于纺织服装行业,公司董事长杨闻孙从上市公司获得的年薪仅为1.2万元,*ST中鲁属于农林牧渔行业,其公司董事长郝建从上市公司获得的年薪仅为3.5万元。王春城担任华润双鹤、东阿阿胶、华润三九三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分别从这三家上市公司获得的年薪为6万元。

在公布总经理年薪的上市公司中,有55家公司总经理的年薪超过百万元,方正证券、中信证券总经理的年薪依然位列前两名,此外中集集团、深科技、招商银行等上市公司总经理的年薪也较高。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同属于央企国企,但在属于同一行业,不同企业的老总年薪也差别较大。例如在电子行业,深天马A总经理刘静瑜的年薪为260万元,而利达光电的总经理付勇年薪仅为12.63万元;在非银金融领域,方正证券总经理何亚刚获得年薪超600万元,而中国人寿总经理林岱仁获得的年薪仅为77万元。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不宜片面强调“性别平等”

性别的不平等是个历史现象,也是个文化现象。社会发展,不会允许某个性别无休止地拔高自己到地位。行政权力干预性别平等,好处固然多,但后遗症也不少。现在,女性地位被人为强调所带来的负面问题也不少。不少家庭悲剧的产生,与女性的强势不无关系。


校长骂人,院长敢断绝关系吗

师生交恶、升格为网络话题,对彼此来说都有些尴尬,诿过于社交平台似乎能捡回一点面子。但师生关系的确也到了一个该反思的时刻。人大的“绝交门”,因学生在朋友圈批评某些老师、本校历史系以及北大[微博]历史系,出语有些情绪化比如多次说对方是“垃圾”。


他被组织关怀,你们兴奋什么

这样的集体兴奋,这两年经常发生,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兴奋堪称狂欢,有幸灾乐祸的,有鞭尸的。我对这种兴奋和狂欢抱有理解和同情,但还是认为意义不大——就好像,某人得到一个处分,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似的。


书记局长不和,干部听谁的?

中国的干部似乎天生非常有“个性”,融合程度差,书记与局长关系处得好的少,不相互拆台已是“大幸”。在这样的情况下,机关干部需要在党政主官间“周旋”,弄不好就是“老鼠进风箱”。这种两头受气的感觉,对于“双主官”单位的机关干部应该都不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