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律师递申请要求鉴定枪决照

京华时报讯(记者李显峰)“是雪地?还是沙地?”昨天上午,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李树亭向山东高院提交书面申请,要求为聂树斌枪决照作鉴定。在前天的复查听证会上,李树亭指出枪决照显示聂树斌穿冬衣跪雪地上,并认为枪决时间造假,而河北原办案单位代表则称,现场人员穿的是春秋装,现场是沙地不是雪地。对于原办案单位的解释,李树亭和聂案另一代理律师陈光武均认为说不过去,坚持现场照是雪地、现场人员穿冬衣的看法。

昨天上午,李树亭前往山东高院正式递交了要求鉴定枪决照“是雪地还是沙地”的书面申请,同时,李树亭还申请调阅石家庄中院、河北高院关于苏某的二审判决、死刑核准刑事裁定书、执行死刑的法律文书。李树亭介绍,同时他还补充提交两份证据,一份是聂母张焕枝手书的她所知道的聂案经过,另一份则是石家庄市气象局出具的气象资料。

(原标题:律师递申请要求鉴定聂树斌枪决照)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9岁男童是怎么成“干尸”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为什么在男童死亡那么久及至成为“干尸”后才登报发出寻尸启事?以此为线索,我们可以发出一连串的追问:死于何时何地?怎么死的?尸身上的伤痕怎么来的?死前有否送医诊疗?死后存放在哪里?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寻尸消息?


汪国真逝世:谁比谁活得更长

这番感慨,是因为刚刚逝去的汪国真,连日来招致各种调侃嘲讽,从否认诗歌作品,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对待过去,对待人生,对待生命,我觉得太不真诚,太不客观,是一种很虚伪的文化生态。


小学生告别信如同啼血告状信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别又是女孩子,最该是如花蕾一样的年龄,她们本该是无忧无虑、如诗如歌、天真活泼的年龄段,而现在这个女孩子竟然叹息“活得太累”,以至于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这不禁令人痛心,更让人百感交集。


你永远无法将汪国真逐出时代

始料未及,对于诗人的早逝,网上一边是如潮而至的哀悼与回忆,另一边是汹涌澎湃的批评与反思。对汪国真表示好感的人,夹杂着自己对已逝青春的纪念。有些人说,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汪国真的诗歌以及庞中华的字,构成了人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