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批招商提成 标题称“是个什么蛋?”(图)

刘正是原江苏海安县经济开发区招商产业四局副局长。2011和2012年,刘正分别从浙江引进了总投入1.5亿元和10.8亿元的两个民资项目。按照当地政府公布的招商引资奖励政策,他说,该拿到110万元的提成。然而,这笔招商奖励至今没有兑现。近日,刘正向海安县法院提起诉讼。(10月11日澎 湃新闻)

尽管地方法院将之推入“人事纠纷”而拒绝受理,但,有关“招商提成”的不正之风,还是从潜规则处刮到舆论监督的台前。堂堂公职人员,不管是公务员序列、抑或是事业编制,竟然因“招商提成”而与地方部门撕破脸——行政法治与市场机制的分值,恐怕都因此而颜面扫地。

事 情也不复杂:刘正认为招商有功,自当论功行赏;地方部门认为引资不达标,奖励无据。那么,只要把当年的“悬赏令”摆上台来看看,是非不难厘清。据称,一份 海安经济开发区2011年招商引资考核办法文件上写着,“引进总投资1亿元,且注册5000万元以上的民资项目,奖励引进人10万元”;而该区管委会 2012年“双招双引”考核办法的文件中显示,“引进总投资10亿元、且注册3亿元以上的民资项目,奖励引进人100万元”。按理说,既然相关要约上没有 关于税收等指标的明确限定,那么,承诺方就不能祭出隐性的“最终解释权”来胡搅蛮缠。何况,在个人与公权的博弈中,出于权利平衡的考量,恐怕公权部门最不 宜信口雌黄。

事到这个份上,仲裁也好,上诉也罢,总不会没个说理的地方。真正值得反思的是:招商引资,还在拿“提成”诱惑官员吗? 根据《公务员法》,“提成”不能算是正当收入。即便是事业单位人员管理制度中,恐怕也不好意思大张旗鼓把“提成”的江湖规则写进激励机制。然而,在政绩焦 虑下,一些地方“老板怎么开心怎么办”式招商引资早已走火入魔。以提成重奖“招商功臣”,甚至将招商引资强加为人人责任,也不是没有先例的事。2010 年,媒体曝江苏省沭阳县有个怪现象:翻阅当地政府编印的官员通讯录,不少乡镇党委书记的官衔前面加上了“代理”二字,县直单位中也出现了统计局代理局长、 供销总社代理主任等官职。原来,这些乡镇和县直单位的负责人大多是因招商引资任务未完成而被“代理”的。重奖招商、全民招商,发展与增长,成为不折不扣的 揠苗助长,甚至沦为完成形式目标的坑蒙拐骗。

这里有两个肇因:一是为了拿奖金,招商引资不择手段,项目水土不服,结果,地方部门与 企业双双不满。那么,招商的功臣想要邀功,自然就容易被刁难;二是提成协议本就摆不上台面,地方部门耍无赖的先例也不少。过河拆桥,又或者人走茶凉,承诺 不兑现,在“司法地方化”之下,几成死结。

“招商提成”本就是个游走在规则底线之外的蛋,急功近利让其香味扑鼻,各种变数令其臭气熏天。110万招商提成能否兑现固然需要抽丝剥茧,更重要的,是看看在各色招商引资政策之上,有无明显悖逆党纪国法的拍脑袋决策,为数字政绩与招商丑闻埋下催化剂般的隐患。邓海建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那些年多少尖子生上了中专?

为什么1949年后培养的杰出人才远不如民国时期?有一个原因被很多人忽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许许多多成绩优秀的初中毕业生上了中专。也就是说,这些优秀的学生,从此少有机会继续接受中国最好的教育,而是在初中毕业后分流,接受了中等职业教育,被培养成底层技术人员。


畸形的招商提成该寿终正寝了

“招商提成”正是产生于过去几年各地政府过于崇拜经济发展的现实土壤。而现在而言,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已经步入了“新常态”,地方经济发展也更应该遵从于市场规律;另一方面,政府也正在全面深化体制改革,商业气息过重的“招商提成”,也应该寿终正寝了。


联合国提升中国会费有没道理

其实联合国要改善和加强财政状况,除了挖空心思开源之外,节流可能是更加实际与有效的方法。联合国被拖欠的会费超过9.5亿美元,其中仅美国一家就拖欠了约8亿美元,超过了其一年的会费总额。


公务员在专业上傲得起来吗?

我也是老机关了,综合性部门、业务部门都干过,我想请教,在作者所在的综合性大机关,究竟有什么业务可以称之为过硬?又需要什么样过硬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