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戏要求化妆艺考生素颜进考场 现场备卸妆湿巾

春节假期刚过,艺术类考试最先拉开羊年考试大幕。昨天,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同时开考,两所学校今年网上报名均超2万人,报考热度不减。备受关注的表演系仍竞争激烈,两所学校最终均录取50人,中戏表演系有8460人次报名,北影网报人数为5077人次。

中戏表演系录取比108比1

昨天上午7点半左右,中戏门口就排起了长队,考生们等待身份审核进入学校。不少学生衣着鲜艳,手持诗歌、散文文本一边排队,一边练习。上午八点整,第一批考生进入备考区,八点半正式开考。

据介绍,今年中戏网上报名人数为27394人次,表演系报名人数5149人,录取比高达108比1。今年中戏首次对报考专业数量进行限定,一名考生最多报考三个专业,并取消了表演高职,因此,在报名人次上略有下降。

表演专业首次开设2+2中俄培养项目,新招录的50人中将有25人在前两年前往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戏剧学院学习,后两年回到本校学习。中俄培养项目考生在复试中,将由俄方考官参与选拔。

除表演专业外,播音主持专业首次连续两年招生,也成为今年考生热报专业之一。据了解,该专业今年招收25人,报名人数高达3670人,报录比为147:1。

要求素颜进考场先卸妆

与往年不同,今年中戏首次在招生简章中强调不得带妆、并着日常服装考试。现场,学校准备了卸妆湿巾,提供给化妆考生。记者看到,一些已经进入考场的考生,由于不符合素颜要求,被考官要求场外卸妆后再进入考场考试。一名被要求卸妆的考生说:“现场真的有老师拿着纸巾‘验身’,很严格。”

中戏院长助理郝戎介绍,表演系初试可带淡妆,而播音主持专业则必须素颜,在复试时淡妆考试。我们要看的是学生本来的素质,所谓“璞玉不琢”。之所以“验妆”,是因为近年来,艺考市场火爆,甚至出现了考试妆行业,往年有很多学生化着精致裸妆来考试,和本人差别很大。

选材审美向“黄渤型”转变

艺考通常在大众心中的印象是美女、帅哥云集,但昨天,在考试现场,记者看到了很多相貌平平的考生参加考试。“外貌条件是表演专业很重要的选材标准之一,但不代表演员都是美女、帅哥。”郝戎说,“在上世纪90年代,选材上大都是千篇一律的明星脸,也被称为‘奶油小生’,而近两年来,在选材审美上发生了变化。我们更喜欢‘接地气儿’的演员,比如黄渤、姜文、何冰都是这样的例子,外貌平平,但表演才华横溢。我们看重的是表演者的综合素质。”

考场揭秘

中戏表演系初试考诗歌朗诵

今年中戏表演系共设6个初试考场,每20名考生被分成一个大组,在同一考场考试。开考时,20人的大组又将被分为10人小组,进入考场,另外10人场外等候。

初试内容仅为朗诵一首自选诗歌,时间限在3分钟之内。济南考生王梓裕告诉记者,自己朗诵的是一首《满江红》,考场内大多数考生选择的都是感情充沛的诗歌进行朗诵。中戏院长助理、表演系主任郝戎表示,表演对考生内在素质和外在素质都有要求,诗歌朗诵这项考查内容能够初步反映考生这两方面素质。外在上,考生的外貌、气质都有直观了解,内在上,能看出考生的吐字清晰度、声音条件、情感的表达等。

据郝戎介绍,每个考场内均有5名考官以及两名摄影、摄像老师。考官中包括一名主考官,主考官由学校副教授以上职称的专业教师担任。剩下几位考官也均为表演专业教师,他们在“声、台、形、表”四方面各有分工和侧重地对学生进行打分考核。考核标准为百分制,台词以及表演两方面比重最高,占到了总分的60%。如考场内考官对同一名考生意见有分歧,则会进行小组商议讨论,最终由主考官定夺。

北影表演专业邀请明星考官

北影今年增设了外地考点,因此表演系初试时间晚于往年,定在3月6日进行。昨天只进行了录音系、管理系和动画学院的初试。

据了解,今年表演系在考试内容上有较大变化,初试增加了才艺表演内容,往年初试仅为朗诵。北影相关负责人表示,才艺展示以前在三试中才有,一些考生没机会展示自己。而今年初试就增加了该项目,是让考生有更多机会把最好的自己展现出来。

此外,今年北影表演专业招收高职学生,高职初试将在表演本科初试结束后进行。今年,表演高职特别邀请了明星考官参与考核。据透露,张丰毅、甄子丹将有望成为考官,但目前仍在确认中,并未最终敲定。

本版撰文 晨报记者 李佳

本版摄影 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

(原标题:化妆艺考生被挡在考场外)

编辑:SN098


朴槿惠是否会出席俄二战庆典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正在为朴槿惠总统是不是出席俄罗斯举行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大伤脑筋。因为朴槿惠是不是借此访俄,不仅涉及到韩朝关系,还与美、中、日、俄等周边四强的利害息息相关。


春节很失败,春晚很成功

2015年的春晚,只因小品《投其所好》这一个节目,在我看来,就很成功。从故事情节看,局长屡屡得冠军的时候,他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夺冠的,因为他对自己当副局长的时候只能夺得亚军印象深刻。然后我就明白了,当年万庆良在广州横渡珠江夺冠,也是有原因的。


乡愁里的复杂中国

“愁乡”其实也是在整个中国的大背景下,所“愁”之“乡”之问题,也与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的问题相对应,也是转型期、阵痛期的注脚。当然,家乡更是在进步,但同一种进步却会带来多重感受。在愁乡中,我们发现属于2014、2015这个时段,这个国家所正经历的东西。


80年代见诸媒体的特务报道

特务这个词到底有没有贬义?可能大家看法并不一致吧。80年代,北京晚报还报道过一些特务案,毕竟情况特殊,今天如何看待,不足以讨论让大家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