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33辆公车拍卖售出170万 最贵一辆22万成交

中新网长沙8月1日电 (向一鹏)1日,长沙举行第三批公务车专场拍卖会,经过100多位报名者的踊跃竞拍,33辆车全部成功交易,成交价款总计170.28万元。其中一台丰田陆地巡洋舰车以22.7万的成交价,一举夺得“标王”。

据悉,参与拍卖的车辆主要来自长沙市直机关,经该市公车办清查,属于超标、超编范围,共计约200台。这些车辆将分4次进行拍卖,此次参与拍卖的车辆包括三菱、丰田、长城、大众等多个品牌的多种车型。

长沙的石先生告诉记者,他本人也是有车一族,参与此次竞拍是为了给家人购买。“车我去看了,也看中了一些车型,主要是价格要符合我的心理预期。”石先生表示,一开始只是觉得公车拍卖很新鲜,没想到自己也会亲身参与。

与石先生一样,多位受访者都想在拍卖会上“淘”得自己喜欢的车型。此次拍卖会上的2号标的车就吸引了多人竞拍,经过多轮激烈竞价,这台06年登记的丰田陆地巡洋舰车最终以22.7万元竞拍成功。

也有一些车型并没有得到竞拍人的“追捧”。某品牌的一辆面的车,只经过几轮竞拍,就以3200元冷清收场,这也是本次拍卖会所有竞拍车辆的最低成交价。

此次拍卖会持续了约三个小时,多数车辆都经历了10次以上的竞价。家住长沙县的曾先生有点遗憾,虽然一度举牌多次,但还是没能买到自己喜欢的车型。“我想花中级车的钱买一台中高级的车辆,我觉得公务车拍卖是个机会。”曾先生表示,自己还会去参与下一次的竞拍,不管怎么样,能参与就觉得很开心。

记者了解到,这批超标、超编公务用车拍卖经过了五道关口:纪委发“收车”通知、公车办负责收车、财政负责组织拍卖、评估公司估价、拍卖公司卖车。拍卖公司所收到的车款,将作为资产处置收入统一缴入国库。

(原标题:长沙第三批公务车拍卖 33车成交价总计170.28万)


李克强叮嘱云南鲁甸灾区守尸人:不能回家住

走进帐篷,总理就握住蔡官耀的双手说:“不行,这个帐篷太简易了”。说完这句,叮嘱蔡官耀,“不能回家住”。 澎湃新闻 王万春 图
走进帐篷,总理就握住蔡官耀的双手说:“不行,这个帐篷太简易了”。说完这句,叮嘱蔡官耀,“不能回家住”。 澎湃新闻 王万春 图

8月3日下午地震发生后,他所在的龙泉村,有两个人被夺取了生命,一位70岁的老奶奶,一名6岁的孩子。

这一老一小被压在了废墟下,是村里十几个村民用双手刨出来的。到了4日早晨,村民们又将两人的遗体从村里抬到了镇上的广场上。简易担架,也是村民自制的。

按照当地政府指定,冒沙井广场是集中安放遇难者遗体的地方。之后,政府会统一安排。

从3日下午至4日,陆续有遇难者遗体被抬来,平放在广场上。

4日上午,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冒沙井广场上停放着20多位遇难者的遗体,被床单、棉被或者毯子裹着。守尸的家属说,怕被太阳晒到,也怕被虫蚊叮咬,所以,他们手里不停地挥着树枝,驱赶着遗体附近的苍蝇虫蚊。

就在蔡官耀驱赶蚊虫时,李克强总理从彩色条布搭起来的简易帐篷外走了进来。据新华社报道,8月4日早,李克强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代表习近平总书记急飞灾区察看灾情,现场指挥抗震救灾工作。新华社报道称,抵达灾区后,李克强曾冒着高温,踏着泥泞小道和残砖断瓦,徒步五公里多,来到受灾最严重的鲁甸县龙头山镇龙泉村,察看灾情,慰问受灾群众和抢险人员,指挥救灾。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总理身边的人并不多,除了云南省省委书记和省长等人外,并无过多人员陪同,群众可以轻易接近。徒步走到广场的总理看上去似乎有些疲惫,不过他仍然是轻轻一跃上了广场,径直走到广场旁的一个帐篷。

帐篷里,蔡官耀和其他几名守尸人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不过旁边的随行人员很快作了简单介绍,总理则主动伸出手握住蔡官耀的双手说:“不行,这个帐篷太简易了”。说完这句,叮嘱蔡官耀,“不能回家住”。

蔡官耀不知说什么好,双眼噙满了泪,哽咽着,无法言语。

李克强总理随后安慰了其他几位遇难者家属,之后才转身离开,向着龙泉中学方向徒步走去。

总理走后,蔡官耀和在场的家属们,继续守护着遗体。

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目前仍不断有家属和救援人员抬来遗体,有些尚不清楚具体身份,需要家属认领。冒沙井广场也是遗体停放认领处。

龙头山镇是鲁甸地震的核心受灾区,在地震前,这里是一个新镇和老镇区别明显的地方。新镇现代材质构建,钢筋、混凝土、瓷砖,老镇是典型的土木构建。在地震中,受灾程度也区别明显。

澎湃新闻发现,新镇的建筑,掉了些砖瓦,而老镇区,几乎被夷为平地。

随着建筑物的倒塌,消失的还有被埋的遇难者。在龙头山镇,救援队伍正在紧急挖救。

下午2时许,澎湃新闻记者在冒沙井广场遗体认领处了解到,目前有19位家属选择土葬,9位家属选择火葬。不过,澎湃新闻发现,也有将遗体抬出村后,直接向外运去。

下午2时30分许,广场渐渐下起了雨,家属们也纷纷张罗搭帐篷。在雨里,救援人员又抬来了9具遗体,6位小孩是表亲,其中4个小孩,来自同一家,年龄6岁到9岁不等。(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总理徒步进震中,叮嘱广场上的守尸人:不能回家住)


上海光明集团原董事长王宗南被逮捕

犯罪嫌疑人王宗南系上海友谊(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上海百联(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上海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因涉嫌在友谊(集团)有限公司、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任职期间挪用公款、受贿,今年7月28日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立案侦查。今天(8月11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上海检察网)


湖南慈利县县长李军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人民网北京8月15日电 据湖南省纪委网站消息,近日,湖南省纪委对中共慈利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李军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

李军,男,汉族,湖南常德人,1965年5月出生,大学文化,中共党员,1985年参加工作。1999年12月至2002年9月任张家界市交通规费征稽处党支部书记、主任、处长,2002年9月至2004年9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常委、区人民政府副区长,2004年9月至2006年6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副书记。2006年6月至2007年5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常委、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党委书记,2007年5月至2011年6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常委、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党委副书记、管理处处长,2011年6月至2011年12月任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党委副书记、管理处处长,2011年12月至今任慈利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


广州铁路涵洞下7人在被淹没车内溺亡(图)

8月22日上午9时许,广州市公安局110报警台接到群众报警,称在白云区棠乐路京广铁路涵洞有一辆小车被水淹没。经现场勘查,小车上有7人(包括5个大人和2个小孩),均没生命体征。法医初步检验,7名死者均符合溺水死亡特征。 目前,警方正对该起事件作进一步调查。 南都记者谢亮辉

今天,白云区棠乐路涵洞桥底,此前被积水淹没的一辆车被拉出涵洞。但车厢内却发现留有数具尸体。附近居民称,该涵洞时常被水淹没。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南都记者陈杰生 邝蔚丹


王立军在重庆申请专利254个 包括吃火锅用具

从王立军到武长顺,两名公安局长落马的同时,其背后的腐败真相让不少人“大开眼界”。根据媒体披露,在任期间,武长顺发明及领衔发明了35项专利,而王立军在重庆期间获得专利总共254个,其中有211个是2011年一年之内申请的。

两位局长分别在他们年近半百之时,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不可遏止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有网友表示,类似“贪官发明家”是以“发明”之名行敛财之实。专家表示,官员当然可以搞发明创造,但不能凭借权力,借专利为自己牟私利。要从源头和过程两方面进行制度设计,阻止官员将腐败之手伸向知识产权领域,遏制腐败行为的生存空间。

事件

官衙发明家“硕果累累”

真实水平不敢恭维

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检索系统显示,武长顺发明及领衔发明了35项专利,其中4项为单独发明,31项为多人共同发明。申请日期自1999年6月至2013年3月。

14年间,“武局长”科研硕果累累,不可谓不“勤勉”。但比起另外一位“贪官发明家”来说,这种发明速度简直小巫见大巫。

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以重庆公安局为申请单位的专利达150多项,加上他以重庆警官职业学院等为申请单位的专利,在重庆期间,王立军获得专利254个,其中有211个是2011年一年之内申请的。“王局长”以平均每1.7天申请一个专利的“超高效率”,书写了“科研达人”的“疯狂成就史”。

据了解,武长顺的专利大都与警务工作相关,有交通信号灯、人体血液酒精含量检测仪、隔离护栏等。其中,至少有5项被用于天津的智能交通建设、公安移动警务系统、城市技术防范网络体系当中。

王立军在本专业领域的发明则显得十分“俏皮”。他申请的专利中,既出现了“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等高精尖的科技产品,也有吃火锅的特殊用具等内容。

然而这类“发明家官员”的学术水平究竟如何呢?答案是不敢恭维。

重庆公安系统广泛流传着王立军喜欢向人讲述大哲学家“苏亚白”哲学思想的故事,然而人们至今不清楚,世界上到底哪来这样一位哲学家。据推测,“苏亚白”最可能是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的合称。

武长顺主导发明的专利信号灯在天津司机间也诟病多多。在天津本地网站北方网举办的栏目“政民零距离”中,记者查阅发现,很多人都对天津交通信号灯提出了意见,认为其高度设置太低,危害交通安全。

分析

专利“苟合”权力

滋生腐败温床

专利和权力相勾结,会给腐败以机会。我国《专利法》规定,专利权人应当自被授予专利权的当年开始缴纳年费。专利推广应用后,发明人可获得部分收益。可见,申请专利绝不是为了满足发明欲,而是牟利。那么,权力是如何到专利里牟求不当利益呢?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田飞龙日前撰文,揭示了“专利腐败”全流程:官员以个人或分管领域团队的名义“搞出”技术发明,并申请专利,通过掌握的行政资源疏通关系,快速获批,随后将名下专利以许可使用或转让方式授权给从事本领域相关业务的公司。

官员主持或影响分管领域政府采购与招投标事宜,通过定向采用相关专利技术及获取专利使用权的关联公司,可获得高额的国家专利补贴、单位奖励与推广效益分成、关联公司专利使用费、关联公司专利应用约定分成以及关联公司隐性贿赂。

武长顺的案例就清晰地表现出这样的脉络。他很多专利的专利权归属天津华海、天津金盾等间接具有“公安血统”的企业,而这几家公司也是天津市公安局、下属分局、交管局及其下属支队等单位项目招标时的中标大户。中国政府采购网公布的上述企业中标记录中,有很多项都是单一来源采购。

而王立军的专利同样被大量用于重庆公安系统。据了解,当地媒体曾大量宣传他为女警官设计的鲜红色风雨衣。他的另一项专利——配有笔记本电脑和全球定位系统的交警户外工作站,也被重庆警方高调推广。

声音

杜绝“智腐”

截断官员寻求不当利益通道

记者调查发现,和以往明目张胆拿钱办事的“腐败低级阶段”不同,如今贪官有字画、香道、茶道等“雅腐”选项。专利作为官员腐败的“新发明、新尝试”,是“智腐”现象的代表。虽然披着的外衣各有不同,但腐败本质依然是赤裸裸的。为此,法律界人士呼吁,要从源头和过程两方面进行制度设计,遏制腐败行为的生存空间。

福建社会法学学会会长汤黎虹认为,我国《专利法》对专利申请人没有身份限制,任何人都可以搞发明,包括官员。但我国《公务员法》中明确规定,“公务员必须遵守纪律,不得有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所以,非科研机构的官员申请专利要严格限制,甚至禁止。

汤黎虹建议,对于具有某些专利权属的公司在项目竞标时,要严格审查相关专利发明人与项目之间的关联性,采取“相关避嫌”制度约束,对获取官员专利使用权的公司参与政府采购或项目竞标予以严格监督。

田飞龙认为,专利行政部门对专利申请的实质审查可能存在缺陷,比如程序是否足够正当,足够排除利益关联。他建议,与单位约定权利归个人的职务发明必须以书面形式说明并予以公证。

专家还建议,与财产申报类似,官员也须申报名下专利的推广与获利情况,向组织部门提供专利市场相关者在获取专利、政府采购与招投标中的表现及获利情况,不给官员寻求不当利益的机会。

文/新华社记者 孟昭丽 刘旸 王晓磊 刘林

(原标题:贪官搞发明 借专利牟私利)


92岁老干部谈坚持举报白恩培:他对批评不理不睬

人物介绍:杨维骏,男,1922年3月生,云南昆明人,1945年毕业于云南大学政治系,同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云南省临时工委副主任委员,云南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建国后历任民盟云南省委秘书长、副主任委员和中央委员,云南省第五、六届政协副主席,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终于拿下了!”8月29日晚,得知中央纪委公布曾任云南省委书记的十二届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白恩培接受组织调查,一直坚持实名举报白恩培的杨维骏发出感慨。

年已92岁的杨维骏曾是云南省政协副主席,退休多年仍坚持为民请愿、反腐举报。他为实名举报白恩培,不仅给王岐山写信,还亲赴中纪委上访,创下中纪委信访室接待最年长部级高官的记录。

这位已退休的副省级老干部与白恩培究竟有何纠葛?察时局为您解密。

【缘由】:

“白恩培到任不久我就对他提出了批评”

察时局: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举报白恩培的?

杨维骏:2001年他刚到任云南,我起初对他寄予希望,但不久我就对他提出了批评,但他对我的批评不理不睬,后来我就向中纪委反映情况。

察时局:为什么事批评他?

杨维骏:中央的科学发展观是“好”字优先,他却以“快”为上,说“快速发展是第一要务,要先于一切,高于一切,重于一切”。

刚到云南,他就推出“一湖四片”的毁乡造城大城市化运动,围着滇池建城市,大片基本农田被拆。拆迁中,有的每亩市场价400万,只给村民12万,征地2万亩总计剥夺村民金额高达千亿,农民多次到省委大门口下跪哭诉,他都坐视不理,所以云南百姓给他取绰号叫“白眼狼”。

我就给他写信批评他,每年省里要召开2次老干部座谈会,在每次会上也都向他提建议。

察时局:白恩培怎样回应?

杨维骏:他没有理睬,想了一个办法排斥我。我不是共产党员,他就将老干部座谈会缩小到党内召开,我就被排除在外了。对于党外人士,只有遇到重大问题才会召开老同志座谈会,我能见他的次数少了,每次开会的时候还有其他民主党派人士发言,我能够发言的时间也少了。

察时局:那你是怎样继续提建议和意见的?

杨维骏:后来一次党外人士座谈会邀请我参加,我写了发言提纲,也是提出严厉的批评,结果被告知说没有发言时间了。我就把这份发言稿整理成文字材料,开会时当面递给白恩培。当时他看后,脸色非常难看,毕竟很少有人对他提建议这样严厉,但他拿我也没有办法。

这一次,我除了批评他“快”字发展与科学发展观唱反调的思路,同时还就兰坪铅锌矿一案的问题向他提出质疑。

【举报】:

“刘汉在云南的‘朋友’就是白恩培”

察时局:你实名举报白恩培是因为什么事?

杨维骏:去年,我的一封举报信通过媒体记者在网上公开,指出“云南发生6个大要案”。

其中涉及白恩培的是他任云南省委书记时云南多处矿藏被低价贱卖给私人老板,包括价值5000亿的兰坪铅锌矿、价值百亿的博卡金矿等。其中,兰坪铅锌矿一案尤其重大。

《财经》也曾以“刘汉朋友圈”为题披露:刘氏弟兄的朋友很多,2000年左右,刘汉结识了时任云南省委一位负责人,之后成为其座上宾;去云南省委拜年时,刘汉还送过翡翠手镯、钻石、名表等礼品。有时送完礼就开始打麻将,刘每次会带10万元左右,输完钱才走。

2003年,在云南省委主持下,刘汉的堂兄刘沧担任董事局主席的宏达集团以1.53亿元入股兰坪有色,持有51%的股份;母公司宏达集团(刘汉、刘维组成的集团)持有9%的股份。这项低价出售,云冶集团原董事长陈智向当时云南省领导提出异议未获同意,白恩培的理由是“这是市场经济”。

那刘汉在云南的“朋友”是谁?就是白恩培。

察时局:涉及白恩培的还有其他情况吗?

杨维骏:云南“金座公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案中,上万市民上当受骗,损失金额高达4亿多,受害者到处上访申冤,至今也没有部门受理。

2008年就有公安部门汇报金座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009年9月案发后,当地政府将公司生产基地1700万株椿树全部砍伐、10万余只鸡鸭畜禽等全部杀死贱卖私分、遣散基地5000多名工作人员。有关部门下令不准采访报道此案,并下令昆明各律师事务所不准受理投资受害人的诉讼委托。这个案件中,很多证据证明金座公司的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是由当地司法部门一手炮制。还有传言说,案件的根子与省委有关。

察时局:除了网上公开举报信,你还通过哪些渠道实名举报?

杨维骏:去年5、6月份我到北京看眼病,去中纪委递交书面材料,当面向信访室反映问题。当时排队的人很多,我就把工作证拿出来,看门的人一看我是副省级,就把我叫到里面。一个处级干部出来,对我的材料看了开头,就伸出大拇指说“我们感谢你”。又往下看,问材料是谁写的,我说是我写的,他又一次伸出大拇指说“写得好”。就带我进去见一位50多岁的局级干部,从头到尾看我的材料,每个案子都详细问根据是什么,最后跟我说“你举报的问题很重要,我们马上向党中央汇报”。

后来有人告诉我,中纪委说我的实名举报创下了三个“最”:年龄最大、职务最高、反映问题不为自己而是最为老百姓着想。

这次举报后,中央巡视组进驻云南,巡视组副组长还就我实名举报的问题,跟我了解情况。前几个月,我还给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写信,简要举报白恩培等省领导的腐败问题,这回是用特快专递寄出去的。

察时局:得知白恩培被调查,你是什么心情?

杨维骏:有好多人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大快人心,一个祸害云南老百姓的祸首终于落马,腐败的盖子终于开始被揭开。我觉得现在中央反腐决心很大,辛苦举报总算有成果。

【人生】:

“我反腐反了30年,得罪了好多人”

察时局: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举报腐败问题的?

杨维骏:我反腐反了30年,得罪了好多人。

1989年全国各地成立治理整顿公司的领导小组,当时云南省的小组组长是省长,我被推荐做副组长,带工作组调查昆钢发现倒卖钢材问题、还买了两部私人面包车,我在会上公开汇报时没有人吭声、组长也不管,我就很奇怪,有监察部门的人拉拉我说,昆钢经理已经痛哭流涕了,我说违法问题不能不了了之。

后来我发现省委书记的儿子倒卖统购云烟,出厂价跟市场价相差一倍,赚了很多钱,当时云南省70%的财政都靠云烟。我曾问过云南烟草专卖局一个处长,这样流出去的国有资产有多少,他说100个亿,那可是1990年左右。

因为反映问题得罪高官,我只当了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省政协副主席本来应该还可以继续当一届,也不让我当了。

察时局:退休后继续反应这些问题,你个人有没有受到影响?

杨维骏:去年我向中纪委反映情况、举报信又被媒体发布到网上,省里开会的时候围攻我、省领导质问我。后来我的电话被监听,还有车子在门外监视我的行踪。

他们给我配的公车驾驶员,不允许出城,不能到乡下去(见农民),车子也只能用在生活、不能用在工作(调研)上。

察时局:你开通了实名认证的博客、微博,在网上揭露腐败问题,这些都是你自己写的吗?

杨维骏:是我自己写的,但我不会打字,是手写好拿到打字店去打好发上网。现在眼睛也不行,都快93岁的人了,很费劲,走路也有点困难,看不清。

察时局:像你这样副部级官员实名举报的很少见,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这么做?

杨维骏:我是穷苦人出生,祖父是挑水工人、祖母也是女工,父亲曾担任孙山大本营代参谋长,后来被军阀杀害。我小时候在上海,看到租界里洋人趾高气扬,在家仇国恨的环境里长大,小学5年级就参加学生运动,解放前是云南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被特务追捕过,九死一生过来的。文革劳动改造20年,流着泪看马恩文选,有了信心,才撑过来的。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这是我应当的,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干部是公仆,这种思想在我脑子里根深蒂固,我现在待遇不低可以安度晚年,但如果眼睁睁看着老百姓受苦不闻不问,好吃好穿又有什么意义?

我也不是针对某个人,谁对欺压老百姓我就要批评提建议,所以这回向中纪委的实名举报中,除了白恩培,我也说了其他几位干部的问题。

人生百岁终须死,活着的时候要问心无愧。


山西上市煤企的反腐圈:交集于山西焦煤

2014年以来,山西官场掀起强劲的“反腐风暴”,不仅高官连续落马,还有部分山西上市公司的高层也相继传出被协助调查的消息。而这一隐秘的“朋友圈”也随之被曝于阳光之下。

9月2日,通宝能源(600780.SH)发布公告称,经与控股股东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西国电集团)核实,公司董事长刘建中正在配合调查。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而在此之前,8月29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和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分别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8月23日,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和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也分别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分别在接受组织调查。

对于以产煤著称的资源大省——山西来说,其资本市场总体发展水平并不算高,但是在“反腐”高潮之下,通宝能源董事长“配合调查”一事,依然将市场的焦点聚集在这个上市公司并不盛产的省份。

交集于山西焦煤

数据显示,山西省目前一共有34家上市公司,其中山西省国资下属的上市公司多数属于煤炭、能源行业,包括煤气化(000968.SZ)、西山煤电(000983.SZ)、阳泉煤业(600348.SH)、山煤国际(600546.SH)、山西焦化(600740.SH)、通宝能源、大同煤业(601001.SH)、潞安环能(601699.SH)等。

另外,煤炭企业——兰花科创(600123.SH)隶属于晋城市国资委。

其实,此次被“配合调查”的刘建中并非山西人,其籍贯隶属于重庆云阳。

刘建中1974年2月参加工作,自1996年至2001年,担任霍州矿务局副局长兼煤炭运销公司总经理、霍州煤电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等职务;2001年至2009年,刘建中担任山西焦煤集团副总经理兼煤炭销售总公司总经理一职。

2009年1月至2011年9月,刘建中任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2011年9月起至今任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2012年1月起任山西国电集团党委书记,2012年2月起任山西国电集团董事长,并成为上市公司通宝能源(600780.SH)的董事长。

尽管通宝能源没有披露刘建中被“配合调查”的具体原因,但此前被调查的山西焦煤集团几位前高管与刘建中在工作时间上均有交集。

今年6月,有媒体称山西焦煤集团原董事长白培中的案子被重点查办,山西焦煤集团内部亦有多名高管被中纪委谈话。

资料显示,白培中,2008年4月至2011年12月担任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和党委书记,2011年因其家中一桩被抢案件而“名噪一时”。2011年12月22日,中共山西省委决定,仅免去白培中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焦煤集团国际贸易公司原董事长胡建伟,晋能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曹耀丰也均被调查,在2009年8月之后,曹耀丰曾担任山西焦煤集团副总经理。

显然,刘建中已成为第4位遭到调查的山西焦煤集团前高管。而白培中、刘建中和曹耀丰在霍州矿务局和霍州煤电集团的工作时间均产生了交集。

1996年至2001年,刘建中担任霍州矿务局副局长兼煤炭运销公司总经理,霍州煤电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等职务。1996年6月,白培中开始担任霍州矿务局曹村矿矿长,之后开始担任霍州矿务局副局长,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党委常委、总经理。

曹耀丰则从霍州矿务局白龙煤矿生产科科长做起,一路升迁至霍州煤电集团公司董事、党委委员、总经理;2009年8月之后还担任霍州煤电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山西焦煤集团目前旗下有3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山西焦化、西山煤电和南风化工。

煤炭系统“朋友圈”

2014年2月27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3月2日,山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关于罢免金道铭、丁雪峰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决议。

自此之后,山西官场的反腐之风愈刮愈烈。半年时间里,山西共有5名省部级官员(金道铭、杜善学、令政策、陈川平、聂春玉)相继落马,除令政策外,其余4人落马时均为现任省委常委。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落马官员中,有不少都出身于煤炭系统。

白培中就任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之时,正值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之际。2009年初,山西省第二次煤炭资源整合起步。

彼时山西省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确立“5+2”的整合主体企业,即五大煤炭企业–山西焦煤集团、同煤集团、阳煤集团、晋煤集团和潞安集团,以及山西煤销集团和山西煤炭进出口公司。

山西焦煤集团在这样的形势下共整合158座小矿,整合后保留67座煤矿,井田面积576.76平方公里,储量84亿吨,产能7035万吨/年,其余91座矿井全部关闭。

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的任润厚与白培中均出身于煤炭系统,从2000年6月起,任润厚调任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任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11年1月当选山西省副省长前系潞安集团原董事长,转任副省长后负责工业经济运行、国企改革、安全生产、国防科技工业、信息化管理等方面的工作。

潞安集团旗下有一家上市公司,即潞安环能。

但是,任润厚在担任山西省副省长5个月后就没有再在媒体上露面,直到今年8月29日被中纪委披露调查。

今年8月23日被组织调查的山西省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则是钢铁系统出身,其1982年8月即在太原钢铁公司机械厂铸铜工段出任技术员,2001年12月成为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08年还一度出任太钢不锈(000825。SZ)的董事长。

也有媒体指出,目前被查的陈川平、聂春玉,传闻便是金业集团董事长、山西首富张新明为自保而招供出来的,而山西金业集团的主营业务就是煤炭。

山西另一位“煤炭大亨”邢利斌则被曝出是聂春玉和原副省长杜善学的背后金主,且与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有经济往来。

山西另一位“煤炭大亨”邢利斌则被曝出是聂春玉和原副省长杜善学的背后金主,且与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有经济往来。

今年7月,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原副巡视员(正处级)贾岷岫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据调查,贾岷岫是利用其丈夫段建国(原山西省交通厅厅长,已另案处理)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贿赂而构成严重违纪违法。

因煤炭资源而跻身A股市场的山西上市公司比比皆是,但是除去煤炭资源之外,该省的后备上市资源乏善可陈,这些煤炭资源的“朋友圈”也未能给山西带来新的上市资源。

截至8月28日,中国证监会披露的IPO排队企业中,不管是上交所,还是深交所,均无一家山西省企业。 

  在中止审查的行列中,山西省企业有3家,分别是山西普德药业、山西永东化工和山西东杰智能物流装备。在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的网页上,其辅导企业信息一栏为“零”。

(原标题:山西上市煤企的反腐圈)


上海开发商擅自拆光百年民宅 仅被罚款8万元

上周,拥有95年历史的上海石库门里弄公益坊部分房屋被拆除。昨天,有市民向晨报反映,位于天潼路800弄,已被列为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清末建筑陆氏民宅被拆。

记者调查发现,陆氏民宅被拆已多年。闸北区史料陈列馆表示,目前已经进入执法程序,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的拆除工作未获批准。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表示,初步处理结果是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

老宅没能逃过被拆命运

王阿姨在天潼路800弄住了40多年。今年60岁出头的她,从小就听着父辈说起弄堂里的故事。

“这里本来是一户陆姓人家造的,建于清代末年,已经有100多年历史了。”王阿姨说,在她孩提时代,附近居民都把陆氏民宅叫作陆家花园,那时院子里绿化很茂密,冬暖夏凉,环境幽静。

随着时间推移,陆氏民宅房屋渐渐老去,拆迁也列入了议事日程。

“老宅动迁我们当然欢迎,毕竟能改善居住环境。不过,百年老宅就这样一拆了之,还是太可惜了。”王阿姨说:“2003年、2004年的时候,开发商进驻小区,天潼路800弄的房屋被逐渐拆除,屋顶被掀掉,外墙被敲了个洞。”

在查阅相关文件后,里弄居民发现,陆氏民宅在2004年被列为区文物保护单位。王阿姨等人随后告知拆迁人员,这是保护建筑,不能随便拆除。随后,在相关部门介入下,拆除工作暂时停止。

但让王阿姨想不到的是,陆氏民宅最后还是没能逃过被拆除的命运,“我前几天路过老房子,进去看了下,里面已经是一片废墟,陆氏民宅基本全部被毁坏,只剩下几根横梁。”

缺保护,文物建筑成废墟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天潼路800弄。这里已经是一处拆迁工地,只剩下一堆砖瓦废墟,无人居住。

“这里已经拆了十几年了,哪还有什么保护建筑。”拆迁工人告诉记者,大概在2005年拆除工作刚开始的时候,曾接到过通知,说工地里有一处文物保护建筑,要求他们拆除时不要破坏。“平时也没人来管,风吹雨淋,渐渐房梁什么的都烂了。”

工人带着记者来到天潼路800弄164支弄7号,“这个就是文物保护建筑,你看,现在基本成废墟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陆氏民宅外观已经完全无法看出房屋主体样貌,从俯瞰图大致勾勒的轮廓看,原本应该是一处四合院结构住宅,砖木结构,而现在只剩下了被腐蚀的横梁和一些随意丢弃的砖瓦、木板。只有弄堂入口处一块不起眼的石碑上,写着的“陆少棠界”四个字,证明了这里曾有的历史风貌。

“这地方既没铭牌,也没人来察看管理,时间久了房子都烂了,之前还发生过几次坍塌。”工人说。

据悉,2010年9月1日,天潼路800弄181号左厢房发生屋内网板砖部分脱落,面积近10平方米,所幸无人员受伤。

在闸北区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列表中,天潼路800弄164支弄7号陆氏民宅(陆少棠宅)赫然在列,公布时间为2004年1月6日,且被列为“上海市第一批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名单”。

开发商仅被罚款8万元

对于拆除,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在2005年曾发布过一个声明:公司在2002年8月19日取得闸北区5号旧改地块的开发经营权,当时并没有任何部门通知公司,地块内有一处属于保护建筑范围的民宅。所以,公司按照正常的开发流程对地块进行动拆迁工作,这其中就包括损坏了的陆氏民宅最外围一间。2004年,公司才得知陆氏民宅是保护建筑,并接到闸北区文化局的口头通知后,就暂停了拆迁工作。随后,公司方面和文化局的相关专家召开了专门会议,明确了陆氏民宅的布局、结构、装饰物等原装保护方案。

然而闸北区文保局表示,该公司十年内股权变更很多次,所以老宅非但没有得到修复,反而去年再次启动了拆迁。记者致电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目前已经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是陆氏民宅边界外围部分损坏,目前已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

昨天,记者多次致电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但总机始终无人接听。

[两问拆迁]

为何现场没有任何保护铭牌?

昨天,记者在现场并未发现任何保护措施,也未看到任何保护铭牌。

对此,闸北区史料陈列馆马先生表示,陆氏民宅属于登记不可移动文物,但还未达到《文物法》中规定的保护级别,并不需要设置铭牌。“处罚结果,需要问文化执法大队。”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目前已经作出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据悉,陆氏民宅在2003年由银邦置业有限公司获得房屋拆迁许可证,2004年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后,老宅拆迁被叫停。一年后,闸北区文化局牵头,以银邦置业有限公司为主体启动修复工程。

为何十年里未采取任何保护措施?

为何从2004年至今,已经明确是区县级保护单位并已经被叫停拆迁的陆氏民宅,依然从一处典型的框架式清代四合院变成如今的断壁残垣?

当记者告知陆氏民宅现在损坏程度严重,只剩下框架和部分残缺墙体时,马先生表示“不可能吧”。但他也承认,开发商屡次换过股权、老板,内部比较混乱,“我们一直在敦促他们”。他们去年就已经介入调查,在他们发现的时候,陆氏民宅外观结构还在,部分损坏。“去年我们已经告知开发商,此处是文物保护单位,没有经过行政审批拆除属于违规,已经进入执法程序。”

闸北区文保局表示,他们曾三次发文告知银邦置业要求其实施修复,但因人事变动,相关事项未能传达到现任负责人,因此十年过去了,老宅没有得到修复,反而在去年再次启动拆迁。“我们敦促开发商保护修复,但因为他们人员调动太频繁,一直没落实。”

[专家说法]

处罚太轻无警示作用

“上不封顶”值得借鉴

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阮仪三认为,按照现在的公开信息看,陆氏民宅是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属于登记不可移动文物,那就应该是不可随意拆除的。“文物保护部门应该要告知开发商,这是文物保护建筑,不可随意拆除,开发商应该尽到保护责任。”他表示,如果开发商“明知故拆”,就要惩罚。

“但现在的惩罚力度很有限,对开发商来说,可能根本无关痛痒。”阮仪三表示,像陆氏民宅这样的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没有相应规范的保护措施、罚款力度太弱,导致主管部门对保护文物没有一定的权威性,这也是近年来文物屡遭破坏的原因之一。“和开发商可能的获利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有些人根本就不怕。”

阮仪三认为,随着城市的开发,不少老建筑逐渐被拆除,能够体现城市历史风貌的建筑越来越少。“现在还有部分 ‘三普点’(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也被悄悄拆除,或是损毁,需要有关部门加大保护力度和执法力度,不是等媒体曝光了才去管。像环保部门目前对于违法单位的罚款就是根据情况来判定,上不封顶,这样的做法值得借鉴。”

(原标题:擅自拆光百年民宅仅被罚8万)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专车之争已经逼入墙角

广州、成都等地Uber被查,天津数百辆出租车集体停驶,济南出租车公司欲联合起诉专车公司,武汉突击查处13辆专车,禁私家车参与出租车运营……可谓“七十二路烟尘,三十六路反王”,专车之争已然逼入墙角。


“提速降费”承诺无影谁尴尬

5月15日,三大运营商公布“提速降费”方案。至今,三大运营商部分“提速降费”措施仍未落地,也没有具体落地时间表。也许,在运营商看来,出于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出来敷衍一下,公布个“提速降费”方案。这样的方案,已经够三大运营商“尴尬”了。


是谁导演了烧烤街喇叭大战

居民架设14个高音喇叭对烧烤摊贩和食客展开炮轰,烧烤商户则用功率更大的喇叭以及敲打锅碗瓢盆等方式进行还击;一方高喊“还我们健康,还我们睡眠”,另一方则声称“你不让我做生意,我也不让你睡觉”。这条街怎么看怎么像是丛林社会,生存法则是比谁的喊声大、拳头硬。


明星们得了什么病?

“娱记问诊:自大狂汪峰、狂躁症乐嘉、公主病许晴”节目中爆料、笑料满满。这些明星不仅公开发飙、发酒疯,还解释的振振有词,这些明星究竟得了什么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