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 亚搏官网

住建部总经济师:不能以亮灯衡量房屋空置率

面对这个问题,住建部总经济师冯俊回应称,整体的宏观调控政策是鼓励、保护消费需求,遏制投资需求。每个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作出判断。“从目前我得到的信息,还没有一个地方公开说要取消限购。”从制定的限购政策来看,限购对老百姓的消费需求没有影响,只是对过度投资需求有限制。

昨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冯俊介绍棚户区改造和保障性住房建设工作进展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空置率:不能以亮灯衡量

房地产“拐点论”再次出现。“有些人说房价下行了,是拐点,实际上是个转折点。”冯俊说。

冯俊认为,当前房地产市场大多数指标都在增长,只是增速在下降,这并不等于负增长。增速下降,是市场的正常调节。“只有少数指标出现了负增长,比如新开工面积、销售面积、成交量。”

目前,房地产市场出现一定分化,有些地方库存量过大,有些则比较短缺。面对这样的问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分类调控”的基本原则,针对不同城市的情况分类调控,增加中小套型商品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应,抑制投机投资性需求。

谈到空置率,冯俊说,国际上的空置率指的是,以这个城市里有出租愿望的住房或者有出售愿望的住房作为分子,然后把总住房量作为分母。不论出租还是出售,都没有调查数据,很难得出空置率的真实数据。

冯俊说,有些媒体或者学者称某个城市空置率30%、40%,都是通过晚上亮灯的住房概率大致推论的。“我跟一位记者朋友开过玩笑,我说你那么数怎么能客观?我家住三居室,我一般就开一两个灯,如果你在我家楼下看肯定我家一大半窗户是黑的,这怎么能算空置?所以不能用亮灯的数量衡量。”

棚改资金五大来源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更大规模加快棚户区改造,并明确“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的任务。在确定年度建设计划时,提出新开工700万套以上,其中各类棚户区改造470万套以上,年内基本建成480万套。

截至4月底,已开工286万套(其中各类棚户区184万套),基本建成125万套,分别占全年目标任务的40%和25%,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不过,容易改造的棚户区多数已基本完成,剩下的主要是难啃的“硬骨头”。

不少的棚户区位于中西部、独立工矿区、资源枯竭城市和三线企业集中城市,市场运作空间小,配套压力大。

今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加快棚户区改造。在经济下行压力显著的背景下,这被视为稳增长的举措之一。

如何解决资金问题?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采用市场化方式发行住宅金融专项债券。

冯俊具体解释称,一是,加大各级财政的支持力度,把有限的资金向民生倾斜;二是,通过银行的信贷,利用利息较低、贷款期较长的信贷资金支持棚户区改造;三是,支持通过企业债的方式筹集资金;四是,鼓励和吸引民间资金投入棚户区改造;五是,通过商业运作,以丰补歉。

(原标题:住建部回应取消限购各地根据实际作出判断)


孕妇为夫猎艳杀人案一审:夫妻分获死刑无期

【7·24孕妇为夫猎艳杀人案一审:夫妻分获死刑、无期】16日下午,白云江、谭蓓蓓故意杀人、强奸、抢劫一案在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白云江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被告人谭蓓蓓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西藏助尼姑增长学识办培训班

中新社拉萨6月30日电 (白玛卓玛) 年近六旬的尼师达珍将第一次走出拉萨,到山南、林芝等地走访朝拜,她告诉中新社记者,这得益于西藏官方推出的一项培训举措。

由西藏自治区妇联主办的尼姑培训活动6月30日在拉萨开班,当地已举办了十期此类培训。西藏妇联主席江措拉姆说,尼姑作为藏传佛教的重要群体,在藏传佛教的传承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参加本次培训的26名尼师来自拉萨市8个县、9个寺庙,平均年龄39岁,学历初中5人、小学20人。其中,属于格鲁派的5人,宁玛派6人,噶举派15人。

据主办方介绍,本次培训为期11天,为参学尼师们提供了藏传佛教基本知识、宗教事务条例办法、妇女保健知识等。此外,培训班还将赴山南、林芝两地参观,考察两地尼寺。

尼师达珍来自拉萨市曲水县,今年58岁。达珍说,她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拉萨,平时在寺庙里学习佛法,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去拉萨市里置办一些杂货。

达珍得知这次培训日程后非常激动。她说,听说山南的宁玛派寺庙比较多,自己也是宁玛派的,这次可以和她们多交流。

堆龙德庆县尼师仓决说,“以前我们只注重佛法的学习,现在也希望学习一点法律法规常识,这次培训恰好满足了愿望”。(完)

(原标题:西藏助尼姑增长学识办培训班)


日媒:中国医疗船拒参加由日本指挥联合演习

中国日报网7月13日电 (信莲) 据日本新闻网报道,美国时间12日上午,由日本海上自卫队军官担任指挥官的6国联合救难演习,在夏威夷近海举行。但是中国海军的海上医疗船“和平方舟号”没有参加演习。

报道说,此次联合救难演习是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联合军演的一部分,日本海上自卫队第3护卫群司令中畑康树作为日本人,首次担任了这一次演习的指挥官。同时,指挥部的所有人员均由日本海上自卫队员组成。

报道指出,演习开始后,美军的多架直升机运送“伤员”飞抵日本大型甲板型护卫舰“伊势”号上,日本海上自卫队员将伤员运进救急室进行抢救。但是,中国海军的“和平方舟号”没有参加演习。

报道援引消息认识的话称,中国海军可能是因为中日关系的紧张对立,而放弃参加由日本海上自卫队主导的这一次演习。

目前,中国海军方面尚未对上述消息发表任何评论。

(原标题:日媒:中国医疗船拒参加日本主导军演 – 中文国际 – 中国日报网)


上海光明集团原董事长王宗南被逮捕

犯罪嫌疑人王宗南系上海友谊(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上海百联(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上海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因涉嫌在友谊(集团)有限公司、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任职期间挪用公款、受贿,今年7月28日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立案侦查。今天(8月11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上海检察网)


湖南慈利县县长李军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人民网北京8月15日电 据湖南省纪委网站消息,近日,湖南省纪委对中共慈利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李军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

李军,男,汉族,湖南常德人,1965年5月出生,大学文化,中共党员,1985年参加工作。1999年12月至2002年9月任张家界市交通规费征稽处党支部书记、主任、处长,2002年9月至2004年9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常委、区人民政府副区长,2004年9月至2006年6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副书记。2006年6月至2007年5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常委、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党委书记,2007年5月至2011年6月任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委常委、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党委副书记、管理处处长,2011年6月至2011年12月任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党委副书记、管理处处长,2011年12月至今任慈利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


王立军在重庆申请专利254个 包括吃火锅用具

从王立军到武长顺,两名公安局长落马的同时,其背后的腐败真相让不少人“大开眼界”。根据媒体披露,在任期间,武长顺发明及领衔发明了35项专利,而王立军在重庆期间获得专利总共254个,其中有211个是2011年一年之内申请的。

两位局长分别在他们年近半百之时,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不可遏止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有网友表示,类似“贪官发明家”是以“发明”之名行敛财之实。专家表示,官员当然可以搞发明创造,但不能凭借权力,借专利为自己牟私利。要从源头和过程两方面进行制度设计,阻止官员将腐败之手伸向知识产权领域,遏制腐败行为的生存空间。

事件

官衙发明家“硕果累累”

真实水平不敢恭维

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检索系统显示,武长顺发明及领衔发明了35项专利,其中4项为单独发明,31项为多人共同发明。申请日期自1999年6月至2013年3月。

14年间,“武局长”科研硕果累累,不可谓不“勤勉”。但比起另外一位“贪官发明家”来说,这种发明速度简直小巫见大巫。

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以重庆公安局为申请单位的专利达150多项,加上他以重庆警官职业学院等为申请单位的专利,在重庆期间,王立军获得专利254个,其中有211个是2011年一年之内申请的。“王局长”以平均每1.7天申请一个专利的“超高效率”,书写了“科研达人”的“疯狂成就史”。

据了解,武长顺的专利大都与警务工作相关,有交通信号灯、人体血液酒精含量检测仪、隔离护栏等。其中,至少有5项被用于天津的智能交通建设、公安移动警务系统、城市技术防范网络体系当中。

王立军在本专业领域的发明则显得十分“俏皮”。他申请的专利中,既出现了“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等高精尖的科技产品,也有吃火锅的特殊用具等内容。

然而这类“发明家官员”的学术水平究竟如何呢?答案是不敢恭维。

重庆公安系统广泛流传着王立军喜欢向人讲述大哲学家“苏亚白”哲学思想的故事,然而人们至今不清楚,世界上到底哪来这样一位哲学家。据推测,“苏亚白”最可能是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的合称。

武长顺主导发明的专利信号灯在天津司机间也诟病多多。在天津本地网站北方网举办的栏目“政民零距离”中,记者查阅发现,很多人都对天津交通信号灯提出了意见,认为其高度设置太低,危害交通安全。

分析

专利“苟合”权力

滋生腐败温床

专利和权力相勾结,会给腐败以机会。我国《专利法》规定,专利权人应当自被授予专利权的当年开始缴纳年费。专利推广应用后,发明人可获得部分收益。可见,申请专利绝不是为了满足发明欲,而是牟利。那么,权力是如何到专利里牟求不当利益呢?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田飞龙日前撰文,揭示了“专利腐败”全流程:官员以个人或分管领域团队的名义“搞出”技术发明,并申请专利,通过掌握的行政资源疏通关系,快速获批,随后将名下专利以许可使用或转让方式授权给从事本领域相关业务的公司。

官员主持或影响分管领域政府采购与招投标事宜,通过定向采用相关专利技术及获取专利使用权的关联公司,可获得高额的国家专利补贴、单位奖励与推广效益分成、关联公司专利使用费、关联公司专利应用约定分成以及关联公司隐性贿赂。

武长顺的案例就清晰地表现出这样的脉络。他很多专利的专利权归属天津华海、天津金盾等间接具有“公安血统”的企业,而这几家公司也是天津市公安局、下属分局、交管局及其下属支队等单位项目招标时的中标大户。中国政府采购网公布的上述企业中标记录中,有很多项都是单一来源采购。

而王立军的专利同样被大量用于重庆公安系统。据了解,当地媒体曾大量宣传他为女警官设计的鲜红色风雨衣。他的另一项专利——配有笔记本电脑和全球定位系统的交警户外工作站,也被重庆警方高调推广。

声音

杜绝“智腐”

截断官员寻求不当利益通道

记者调查发现,和以往明目张胆拿钱办事的“腐败低级阶段”不同,如今贪官有字画、香道、茶道等“雅腐”选项。专利作为官员腐败的“新发明、新尝试”,是“智腐”现象的代表。虽然披着的外衣各有不同,但腐败本质依然是赤裸裸的。为此,法律界人士呼吁,要从源头和过程两方面进行制度设计,遏制腐败行为的生存空间。

福建社会法学学会会长汤黎虹认为,我国《专利法》对专利申请人没有身份限制,任何人都可以搞发明,包括官员。但我国《公务员法》中明确规定,“公务员必须遵守纪律,不得有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所以,非科研机构的官员申请专利要严格限制,甚至禁止。

汤黎虹建议,对于具有某些专利权属的公司在项目竞标时,要严格审查相关专利发明人与项目之间的关联性,采取“相关避嫌”制度约束,对获取官员专利使用权的公司参与政府采购或项目竞标予以严格监督。

田飞龙认为,专利行政部门对专利申请的实质审查可能存在缺陷,比如程序是否足够正当,足够排除利益关联。他建议,与单位约定权利归个人的职务发明必须以书面形式说明并予以公证。

专家还建议,与财产申报类似,官员也须申报名下专利的推广与获利情况,向组织部门提供专利市场相关者在获取专利、政府采购与招投标中的表现及获利情况,不给官员寻求不当利益的机会。

文/新华社记者 孟昭丽 刘旸 王晓磊 刘林

(原标题:贪官搞发明 借专利牟私利)


92岁老干部谈坚持举报白恩培:他对批评不理不睬

人物介绍:杨维骏,男,1922年3月生,云南昆明人,1945年毕业于云南大学政治系,同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云南省临时工委副主任委员,云南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建国后历任民盟云南省委秘书长、副主任委员和中央委员,云南省第五、六届政协副主席,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终于拿下了!”8月29日晚,得知中央纪委公布曾任云南省委书记的十二届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白恩培接受组织调查,一直坚持实名举报白恩培的杨维骏发出感慨。

年已92岁的杨维骏曾是云南省政协副主席,退休多年仍坚持为民请愿、反腐举报。他为实名举报白恩培,不仅给王岐山写信,还亲赴中纪委上访,创下中纪委信访室接待最年长部级高官的记录。

这位已退休的副省级老干部与白恩培究竟有何纠葛?察时局为您解密。

【缘由】:

“白恩培到任不久我就对他提出了批评”

察时局: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举报白恩培的?

杨维骏:2001年他刚到任云南,我起初对他寄予希望,但不久我就对他提出了批评,但他对我的批评不理不睬,后来我就向中纪委反映情况。

察时局:为什么事批评他?

杨维骏:中央的科学发展观是“好”字优先,他却以“快”为上,说“快速发展是第一要务,要先于一切,高于一切,重于一切”。

刚到云南,他就推出“一湖四片”的毁乡造城大城市化运动,围着滇池建城市,大片基本农田被拆。拆迁中,有的每亩市场价400万,只给村民12万,征地2万亩总计剥夺村民金额高达千亿,农民多次到省委大门口下跪哭诉,他都坐视不理,所以云南百姓给他取绰号叫“白眼狼”。

我就给他写信批评他,每年省里要召开2次老干部座谈会,在每次会上也都向他提建议。

察时局:白恩培怎样回应?

杨维骏:他没有理睬,想了一个办法排斥我。我不是共产党员,他就将老干部座谈会缩小到党内召开,我就被排除在外了。对于党外人士,只有遇到重大问题才会召开老同志座谈会,我能见他的次数少了,每次开会的时候还有其他民主党派人士发言,我能够发言的时间也少了。

察时局:那你是怎样继续提建议和意见的?

杨维骏:后来一次党外人士座谈会邀请我参加,我写了发言提纲,也是提出严厉的批评,结果被告知说没有发言时间了。我就把这份发言稿整理成文字材料,开会时当面递给白恩培。当时他看后,脸色非常难看,毕竟很少有人对他提建议这样严厉,但他拿我也没有办法。

这一次,我除了批评他“快”字发展与科学发展观唱反调的思路,同时还就兰坪铅锌矿一案的问题向他提出质疑。

【举报】:

“刘汉在云南的‘朋友’就是白恩培”

察时局:你实名举报白恩培是因为什么事?

杨维骏:去年,我的一封举报信通过媒体记者在网上公开,指出“云南发生6个大要案”。

其中涉及白恩培的是他任云南省委书记时云南多处矿藏被低价贱卖给私人老板,包括价值5000亿的兰坪铅锌矿、价值百亿的博卡金矿等。其中,兰坪铅锌矿一案尤其重大。

《财经》也曾以“刘汉朋友圈”为题披露:刘氏弟兄的朋友很多,2000年左右,刘汉结识了时任云南省委一位负责人,之后成为其座上宾;去云南省委拜年时,刘汉还送过翡翠手镯、钻石、名表等礼品。有时送完礼就开始打麻将,刘每次会带10万元左右,输完钱才走。

2003年,在云南省委主持下,刘汉的堂兄刘沧担任董事局主席的宏达集团以1.53亿元入股兰坪有色,持有51%的股份;母公司宏达集团(刘汉、刘维组成的集团)持有9%的股份。这项低价出售,云冶集团原董事长陈智向当时云南省领导提出异议未获同意,白恩培的理由是“这是市场经济”。

那刘汉在云南的“朋友”是谁?就是白恩培。

察时局:涉及白恩培的还有其他情况吗?

杨维骏:云南“金座公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案中,上万市民上当受骗,损失金额高达4亿多,受害者到处上访申冤,至今也没有部门受理。

2008年就有公安部门汇报金座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009年9月案发后,当地政府将公司生产基地1700万株椿树全部砍伐、10万余只鸡鸭畜禽等全部杀死贱卖私分、遣散基地5000多名工作人员。有关部门下令不准采访报道此案,并下令昆明各律师事务所不准受理投资受害人的诉讼委托。这个案件中,很多证据证明金座公司的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是由当地司法部门一手炮制。还有传言说,案件的根子与省委有关。

察时局:除了网上公开举报信,你还通过哪些渠道实名举报?

杨维骏:去年5、6月份我到北京看眼病,去中纪委递交书面材料,当面向信访室反映问题。当时排队的人很多,我就把工作证拿出来,看门的人一看我是副省级,就把我叫到里面。一个处级干部出来,对我的材料看了开头,就伸出大拇指说“我们感谢你”。又往下看,问材料是谁写的,我说是我写的,他又一次伸出大拇指说“写得好”。就带我进去见一位50多岁的局级干部,从头到尾看我的材料,每个案子都详细问根据是什么,最后跟我说“你举报的问题很重要,我们马上向党中央汇报”。

后来有人告诉我,中纪委说我的实名举报创下了三个“最”:年龄最大、职务最高、反映问题不为自己而是最为老百姓着想。

这次举报后,中央巡视组进驻云南,巡视组副组长还就我实名举报的问题,跟我了解情况。前几个月,我还给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写信,简要举报白恩培等省领导的腐败问题,这回是用特快专递寄出去的。

察时局:得知白恩培被调查,你是什么心情?

杨维骏:有好多人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大快人心,一个祸害云南老百姓的祸首终于落马,腐败的盖子终于开始被揭开。我觉得现在中央反腐决心很大,辛苦举报总算有成果。

【人生】:

“我反腐反了30年,得罪了好多人”

察时局: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举报腐败问题的?

杨维骏:我反腐反了30年,得罪了好多人。

1989年全国各地成立治理整顿公司的领导小组,当时云南省的小组组长是省长,我被推荐做副组长,带工作组调查昆钢发现倒卖钢材问题、还买了两部私人面包车,我在会上公开汇报时没有人吭声、组长也不管,我就很奇怪,有监察部门的人拉拉我说,昆钢经理已经痛哭流涕了,我说违法问题不能不了了之。

后来我发现省委书记的儿子倒卖统购云烟,出厂价跟市场价相差一倍,赚了很多钱,当时云南省70%的财政都靠云烟。我曾问过云南烟草专卖局一个处长,这样流出去的国有资产有多少,他说100个亿,那可是1990年左右。

因为反映问题得罪高官,我只当了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省政协副主席本来应该还可以继续当一届,也不让我当了。

察时局:退休后继续反应这些问题,你个人有没有受到影响?

杨维骏:去年我向中纪委反映情况、举报信又被媒体发布到网上,省里开会的时候围攻我、省领导质问我。后来我的电话被监听,还有车子在门外监视我的行踪。

他们给我配的公车驾驶员,不允许出城,不能到乡下去(见农民),车子也只能用在生活、不能用在工作(调研)上。

察时局:你开通了实名认证的博客、微博,在网上揭露腐败问题,这些都是你自己写的吗?

杨维骏:是我自己写的,但我不会打字,是手写好拿到打字店去打好发上网。现在眼睛也不行,都快93岁的人了,很费劲,走路也有点困难,看不清。

察时局:像你这样副部级官员实名举报的很少见,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这么做?

杨维骏:我是穷苦人出生,祖父是挑水工人、祖母也是女工,父亲曾担任孙山大本营代参谋长,后来被军阀杀害。我小时候在上海,看到租界里洋人趾高气扬,在家仇国恨的环境里长大,小学5年级就参加学生运动,解放前是云南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被特务追捕过,九死一生过来的。文革劳动改造20年,流着泪看马恩文选,有了信心,才撑过来的。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这是我应当的,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干部是公仆,这种思想在我脑子里根深蒂固,我现在待遇不低可以安度晚年,但如果眼睁睁看着老百姓受苦不闻不问,好吃好穿又有什么意义?

我也不是针对某个人,谁对欺压老百姓我就要批评提建议,所以这回向中纪委的实名举报中,除了白恩培,我也说了其他几位干部的问题。

人生百岁终须死,活着的时候要问心无愧。


四川农民疑被截访死在路旁 国家信访局回应

原标题:国家信访局: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干扰阻碍群众正常信访行为

新华社北京11月17日电(记者白阳)近日,四川省岳池县杨天直在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场所附近,被张某等犯罪嫌疑人哄骗并强制送回死亡事件引发社会舆论关注。记者17日获悉,国家信访局对此高度重视,已责成四川省信访局迅速查明情况并督促有关地方和部门依法依规妥善处置。

国家信访局表示,这是一起严重刑事犯罪案件,同时也暴露出当地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法治观念淡漠、信访工作责任落实不到位、严重违反信访工作纪律等问题,必须深刻汲取教训,采取有力措施,坚决杜绝类似问题发生。群众通过信访渠道反映问题,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干扰和阻碍群众正常信访行为,一旦发现,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国家信访局已就此事向全国信访系统发出通报,要求各地按照中央要求和《信访条例》规定,认真落实信访工作责任,严格信访工作纪律,依法、规范、有序开展信访工作。对发现的利用信访牟利、限制信访人人身自由等情况,要坚决抵制、及时报警,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依法打击。对群众反映的合理合法诉求,要及时就地解决到位,不得推诿拖延、敷衍塞责。对责任不落实、工作不到位导致问题久拖不决、矛盾激化,甚至引发极端恶性事件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官场到底有没有“小圈子”?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话是孔夫子说的,意思是,不要担心没有自己的位置,要担心的是,自己到底凭什么立足于世。


美国总统任人唯贤?任人唯亲?

在奥巴马就职的前六个月里,就有超过1000名新联邦雇员获得了任命,真可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两任书记:一个霸道一个随和

当年送走安书记的时候,不少人都说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位“大爷”盼走了,因为很多人都挨过他的批评,有些还是当众不留情面的骂。而马书记离任时,很多人还有点舍不得,觉得调走的是一位“好领导”。


日本遭遇1967年来首次沙尘暴 日媒:中国吹来的

原标题:日本遭遇自1967年以来首次沙尘暴 日媒称是“从中国吹来的”

日本大范围观测到沙尘天气。(共同社)日本大范围观测到沙尘天气。(共同社)

参考消息网5月9日报道 日媒称,日本气象厅表示,7日观测到沙尘暴来袭,范围覆盖从日本西部到北部的广大地区,还包括关东地区的部分地区。

共同社5月7日报道称,日本气象厅表示,从中国吹来的大风携带着黄沙,持续到8日,主要是在日本西部。气象厅警告,由于能见度低,可能会对运输造成干扰。

日本气象厅说,在熊本市,7日凌晨3点到6点的能见度已经下降到8公里。能见度下降到不到10公里时,从远处就能清楚地看到雾霾。

7日,在北海道、东北部、中部、关西地区和九州,都能观测到携带沙尘的空气。在群马县和茨城县也看到了沙尘空气。

6日在日本西部观测到的扬沙是今年来的首次。这是自1967年日本有沙尘记录以来最新检测到的扬沙天气。

报道称,4日,北京遭受严重的沙尘暴袭击,导致多架航班被取消。基于健康考虑,官员呼吁当地居民留在室内。

来源:参考消息网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